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订阅本站
一起去留学英国留学学校 → 英国大学面临的挑战

英国大学面临的挑战

www.177liuxue.cn 来源:千龙新闻网 发布时间:2006-04-25

这在美国历史悠久但是在英国社会传统觉得不大习惯。在这点上,英国和德国相似。英国企业不得不依赖英国高等教育的成功,学会参与大学的建设同时不被看作闯入者。学生自己要抓住以大学为基础的职业学习机会。英国的大学不得不面对15年前难以想象的规……

英国《展望》(prospect)杂志4月号第121期刊登了英国前高等教育大臣罗伯特·杰克逊(robertjackson)的文章“大学的挑战”,摘要如下。

《展望》的众多读者对英国大学的未来的看法往往凭借的是自己上大学时的记忆,也许是15年前的情形。这些观点和笼统的公众舆论很重要:高等教育是个重大的政治问题。目前正是两年前学费问题辩论风暴后的宁静。但是在这届议会辩论中,学费问题,弱势群体的子女上大学的问题,大学的规模和宗旨,以及政府和大学的关系问题等有可能再度成为热门话题。

·打工不如开个小店·99个暴利项目排行榜

·失眠抑郁-轻松治疗·高血压糖尿病最新疗法

那些凭自己的大学经验形成的大学观点很可能误解了当今大学的情形。1990年,上大学的年轻人不足总数的20,到了2005年,这个比例已经上升到了30多。来自社会下层家庭的学生数目大量增加,虽然他们占学生总数的比例在下降。这里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成熟的学生(超过25岁)和兼职工作的学生数目大量增加。如今英国大学的学生在家庭背景,年龄,学习方式等方面和15年前相比更加多元化,在种族和国籍背景上也更加复杂。研究生的数量大幅度增长,尤其是硕士生,从1995年到2002年硕士生人数增加了40。大部分学生来自海外,如中国,德国,东欧国家等。实际上,每个层次的海外学生都创记录的增长,大学老师越来越国际化,“人才内流(braingain)”大大高于“人才外流(braindrain)”。

自从大学品牌在1992年扩展到了从前的理工专科学校和众多大学里面职业教育的发展,广义的职业课程比如媒体,商业,休闲,旅游,护士,医药的学生人数出现了明显的增长,传统的人文学科仍然受到欢迎,但是传统的理科课程不能这样说了:现在英语专业本科生人数是物理专业本科生的四倍。和1990年引进学生贷款,1998年每年学费1000英镑开始实行时人们做出的预测正好相反,上大学的人数连年增加,而且增长的趋势可能要持续,虽然今年晚些时候学费将提高到每年3000英镑。

在所有这些变化中,最重要的,可能也是讨论最少的恐怕就是职业高等教育的扩张问题了。它正在促使继续教育和大学,从前的理工专科学校和市立大学的合拢。就连名校联盟(russellgroup)中的19所研究型大学也无法摆脱这个潮流的影响,因为它们的研究生课程也在增加。但是尽管学习职业课程的学生人数在增加,即使最传统的课程设计也越来越多的反映了用人单位的利益,也就是说可以转移的笼统的能力———信息技术,团队精神,领导能力,表达能力等等。

这是大学对经济和技术变化的基本过程做出的反映。以工作为基础的培训仍然是最根本的,难怪政府仍然资助现代学徒训练。但是全球化正在将制造业从英国这样的劳动力成本相对较高的国家转移到别处。同时,技术革新的浪潮正在改变先进经济的每一个领域。职业训练的模式再也不能是工业学徒训练方式,传授一门技能就可以用一辈子。我们必须明白大学是培养智慧和个人能力,让学生能够在未来的工作中跟上不断变化的前进步伐。

德国和美国的大学模式的对比非常重要。德国工业的威力建立在强大的以工作为基础的学徒训练上,涉及工业和技术培训学校的密切合作。德国的大学置身事外,仍然沉浸在推动人文和科学领域的理论研究的传统角色上。美国则是在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基础上建立现代高生产率的服务和工业经济,多数学生学习职业课程。如今虽然德国的技术仍然是第一流的,美国像英国一样有太多的人缺乏技术,但是德国模式发现对付先进经济中的飞速变化越来越困难,而美国模式因为高超的灵活性和革新能力而迅速壮大。60年代和70年代的时候,英国试图遵循学徒训练的德国模式,但是没有成功。现在英国发现在应用美国高等教育模式上要领先所有别的欧洲国家。

这并不容易。要想成功,英国必须学习制作东西的传统,这在美国历史悠久但是在英国社会传统觉得不大习惯。在这点上,英国和德国相似。英国企业不得不依赖英国高等教育的成功,学会参与大学的建设同时不被看作闯入者。学生自己要抓住以大学为基础的职业学习机会。英国的大学不得不面对15年前难以想象的规模,学生人数,和学生多样性等新问题。从前大学的目光一直盯在白厅(英国政府),现在必须与企业董事会联系,关注学生,对付来自海外的竞争。

2020年英国劳动力的80已经在工作了。换句话说,如果要提高劳动生产率就必须不仅提高未来15年里进入劳动力市场的20的新人的能力,还必须找到办法让已经在工作的80的劳动力更新他们的技术,或者学习新的技术。这将进一步让英国的高等教育远离人们津津乐道的,但是已经过时的大学宗旨。

1950年的时候,麦克米伦政府(macmillan)计划的“平板玻璃”(plateglass)大学时,英国高等教育只有牛津大学一种模式。省级或者市级大学如布里斯托尔(bristol)或者曼彻斯特(manchester)的价值是得到承认的,但是人们认为将来靠的是所谓的“海边的贝里奥尔[牛津大学的一个学院]”(balliol-by-the-sea)的大学如新萨塞克斯(newsussex)。1960年当教育大臣克罗斯兰德(anthonycrosland)引进理工专科学校,前首相哈诺德·威尔逊(haroldwilson)的开放大学成为世界高等教育远程教学的先驱后,这个垄断遭到挑战。

在过去40年,伴随这些变化的是低沉的辩论为自由的学习,学术的价值,以及纯粹求知的大学学习辩护。红衣主教纽曼(cardinalnewman)1850年的关于“大学功能”的演讲被不断引用,但是阅读的人肯定不多(比如,没有人注意到他把职业教育(培养牧师)作为大学的核心工作,希望科研和教学分开)。

从今天的角度看,非常明显的是大学不能也不应该只有一种办学模式,未来在于像美国那样的高等教育多样化。英国需要强大的地方的,非学位的学习和培训中心,就像美国的社区大学。这是继续教育学院发展的方向。我们需要大学,像从前的理工专科学校有强烈的职业倾向,主要任务集中在教学和培训上,其科研能力局限在服务地方和地区经济的发展。我们也需要世界一流的研究型大学,主要从事传统的学术研究。

世界一流大学非常重要。其实验室对科学的发展做出重大的贡献,不仅促进技术的革新,也是在养成科学和技术精英过程中不可缺少的内容。正如托马斯·盖斯福德(thomasgaisford)说的,就像从前的希腊研究帮你谋到“高收入的位置”一样,在未来,对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先进的研究能够促进吸收智慧更新的能力。人才市场是世界上最具有活力的地方,在这样的市场上大学是最关键的角色。不仅需要世界一流的高等教育确保本国人才参与全球性的竞争,而且需要一流的高等教育成为从海外吸纳优秀人才的强大工具。美国一流的大学不仅从美国而且从世界各地招揽最有才华的人士加盟。英国的好大学也应该做到这一点。在德国,政府做出巨大的努力重新增加名牌大学曾经拥有的吸引力。

大学的多样性意味着多种多样的大学,服务不同的需要,承担不同的功能,同时也意味着社会多元化的进一步发展。最近关于让更多的弱势群体的子女上大学的辩论非常热闹,但是没有多少让人启发的东西。公平入学办公室(officeforfairaccess(offa))可以帮助推动入学障碍的辩论,如果得出的结论说真正的挑战是提高中学的学习激情不会让人觉得惊讶。

美国经验显示那些被大学拒绝的天才的成功道路在于作为成人的兼职学习,往往在职业课程上。在这些方面帮助他们会非常有用,而不是醉心于牛津和剑桥的大学面试。

在未来的十年里,原来对大学有利的人口趋势将变得对大学不利。英国年轻人的数量开始下降,同时海外学生的数量也可能回落,因为德国,中国的大学改善了它们的条件增加吸引力。随着学校改革的推进,到2010年把大学入学比例增加到50是有可能的。终身学习的要求也会增加。但是对学生的竞争将会更加激烈,不仅在英国而且在海外。对于科研经费的竞争---政府拨款已经占据经费的一半以上---也会更加激烈,尤其是如果企业研究投资增加到美国水平的话。

这就要求大学的管理发生巨大的变化。到现在为止最大的变化主要发生在从前的理工专科学校上,管理机构的精简和主持日常工作的副校长权力的增加。每个大学都发现战略方向的重要性,包括最高层的领导的真正意义上的“外行”参与管理,就像美国一样。更强大的管理模式造成的紧张在牛津表现的非常明显,在剑桥稍微差一些---但是任何大学都存在。被人们称道的大学教授自我管理,和遭到批评的封闭性和委员会的议而不决等传统遭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大学教授的工资,道德和招聘存在严重的问题。财务部是个买方独家垄断的雇主,大学教授们讨价还价的能力非常弱---所以他们的相对收入明显下降(英国大学教师工会罢工要求增加工资23)在很多重要的方面,职员需要引进,解决办法在于高等教育资金的多样化,自由决定工资水平。

另外一个大问题是如何保持英国高等教育教学质量高的历史优势。大学面临被日益增加的人数淹没的危险。中学基础的薄弱和优秀等级制度意味着新生的知识和能力水平可能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高。尤其是在研究型大学里,科研远比教学有吸引力导致科研和教学的差距越来越大,这些趋势也许是无可避免的,但是我们必须注意到这个现象。

因为英国的高等教育至少从50年代起就成为国有产业了,所有这些不仅对大学是个挑战,而且对政府和国家领导人也是挑战。高等教育,就像卫生保健一样靠财政拨款,其影响是只得到gdp的一小部分,如果学校有自主权得到会更多。因此,美国私人和公共资金的混合,花费在高等教育上的资金比英国多两倍。美国教育经费占gdp的2.6,英国的占gdp的1.1。英国政府需要问的是如何放松对钱袋子的控制,而不是要不要这样做。

但是许多英国政治家仍然真诚的相信根据社会公平的原则,高等教育必须专门由纳税人资助。在最近关于增加学费到3000英镑的辩论中,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以及许多工党后座议员的立场都是如此。然而,这个意识形态信仰将受到即将到来的公共开支困境的挑战。政府2002年后对国民保健体系(nhs)和学校支出的受人欢迎的增长按计划从2007年将保持稳定,放慢这列快车会非常不容易。同时,税收收入已经增长比预料的缓慢。政府所有不那么政治突出的活动,包括高等教育将面临拨款减少的危险。

因此,哪个更好些呢?以公平名义的国家资助的吝啬,还是对公认的重要活动但是它的紧迫程度好像不如别的活动那么迫切开放非国家资金来源呢?

最终这也是对社会的挑战。几十年来大学应该由国家支持的主张符合中产阶级的利益,难怪保守党反对征收学费。(高等教育“免费”的现实实际上就是钱财从比较贫穷的纳税人通过税收制度转移到比较富裕纳税人孩子身上,让下一代继续保持富裕。)英国的高等教育---别的地方也一样---仍然是中产阶级为主的。但是最近的历史显示高等教育可以对所有阶层开放,而且对于我们经济和社会未来的重要性也在增加。

英国准备好范式的改变了么?由于这个问题越来越紧迫,弄清楚选择方案就非常重要。战后处于支配地位的范式认为大学,像中学一样是国家的责任,由纳税人集体支付,根据计划进行分配。因此,高等教育被管理者普遍描述为“经济部门”。这个范式已经过时了,就像工业领域的国有或者计划时代的钢铁,煤炭,和电力部门一样。

私有化是个选择吗?这是来自左右两派的观点,左派害怕,右派渴望。但是这个选择是不现实的。正如美国显示的,有大量国家资助的大学,和由联邦科研资金和学生贷款支持的私立大学。私有化也不是个让人渴望的选择,自从中世纪欧洲出现以来,大学已经太重要的根本无法作为私有财产来看待。

高等教育的流行的中央集权范式的真正的选择不是私有化而是合伙人或者公司化,遵循美国州立大学的模式。这个模式结合了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公共资金支持和大量私人捐助(有些学校甚至超过牛津和剑桥),以及相当数量的学生学费(国家支持的政府贷款)。未来的几年里英国面临做出决定开始沿着这条路前进还是把选择推迟到后来某个时候。当议院2004年通过最高3000英镑学费法案后,政府说要在这届议会评估法律的效果。如果要做出改变也要到大概在2009年的下一次大选。

这次评估是个非常关键的机会。它要考察高学费对大学入学率的影响,尤其是对那些弱势群体的孩子。我的预测是影响可以忽略不记的,当然不足以证明它成为国家高等教育的融资策略。评估将来会认识到3000英镑的最高限额不足以维持多数大学的开支,即使加上国家的拨款。因此,伦敦经济学院(lse)的英国学生实际上是因为海外学生的资助。需要指出的是政府本来想让学费低于最高限额,实际上94的学校都是按最高限额收费。政府很快就得决定是否提高最高限额。

把学费提高超过3000英镑有两个问题。第一,这么高的学费会让穷人家的孩子上不起学,通过政府资助解决,或者通过大学的奖学金项目解决。这些安排的有效性是公平入学办公室单独批准的。如果在3000英镑的时候可以行得通,再高一点没有理由不能行得通。

第二个问题就比较棘手。在当前的安排下,那些应该支付学费的学生有权利得到政府的学生贷款公司无息贷款。这个利率主要资助了富裕的家庭,每年至少花费纳税人5亿英镑就是无法辩护的。但是有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学费的任何程度的增加都会自动的造成公共资金对贷款资助的增长。这里有个实际的建议。那些希望把学费提高超过3000英镑的大学应该被邀请安排私人贷款资助给那些支付高额学费的学生。这将不再从政府的预算本中扣除。如果大学充满想象力的合作,比如共同购买拒绝还贷的风险保险,对这些私人贷款的利率降下来是有可能的。

英国的大学,现在和过去一样一直都是个人法人。在过去的20年里,它们直接从政府拨款的收入份额已经从44降低到了38。如果3000英镑学费开始实施,将进一步把依赖政府拨款的份额再降低2个百分点。如果学费最高限额取消,还可以进一步降低。

高等教育的新的更加有活力的模式正在英国出现,大学越来越多样化,满足不同的需求,对来自不同方向的刺激,政府,企业,学生做出反应。但是英国的大学有长期成功的历史,有政府的理解和社会的支持,我们相信它们有足够强大的力量面对各种挑战。

译自:“universitychallengesbyrobertjackson”

英国大学面临的挑战由一起去留学 ( www.177liuxue.cn )编辑整理,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