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订阅本站
一起去留学留学生活 → 英国援助人员加沙日记在战火中的真实生活

英国援助人员加沙日记在战火中的真实生活

www.177liuxue.cn 来源:计算机世界 发布时间:2009-1-4

加沙地区目前只有四分之一面包店营业。作为一名救援人员,我能看到加沙地区自18个月前封锁以来,贫困状态一直在恶化,今年也让我对加沙记忆犹新。在过去12个月里,伊斯兰救济组织已向近四万名家庭提供食品援助,同时还提供其它大量医疗设施。……

中国网1月4日讯bbc消息,汉特·舒拉伯是总部位于英国的慈善机构“伊斯兰救助”的工作人员,他用日记描述了他在过去7天时间里的工作以及以色列对加沙地区进行袭击情况。

加沙:1月5日

今天,我们又不得不延后我们的救援计划,这已经是第二天延后了。加沙地区的安全形势每个小时都在恶化,这导致我们根本不可能走到大街上去向民众分发救援物资。

民众家中严重缺乏饮用水和电力,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加沙的民众每周只能领一次水,但是现在发电量在不断下降,这意味着饮用水也会越来越少。

这种状况非常危险,除了缺少饮用水之外,当地现在还面临着健康问题和疾病的蔓延。

由于以色列军队已经进入加沙城,要到加沙城中心地带目前已经变得不太可能。我的很多同事和一些孤儿在加沙城中心,现在已经很难进入那里了。

交通问题严重影响了救援活动。今天我和一些排队领取面包的加沙人聊了一下,当时远处就不断传来爆炸声。

在排队的人当中有一个女士,她从早上7点半排到了10点半,还有很多人已经排了10个小时以上。有一个男士告诉我,他是和他的哥哥一起来排队的,这样在一个人有事情离开的时候,自己的位置才不会被其他人占领。还有人在和我说话的时候泪流满面,好像他们已经感到无话可说了。

我经常感到自己好像把一件事情翻来覆去地说个没完,但是这里这里的人道主义形势让人充满了绝望。我在联合国的同事将这称为一次人道主义危机。每天加沙的形势给人的感觉已经是最糟糕了,但是第二天人们发现形势更加糟糕。人们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请你们大家想象一下,如果你发现你最亲近的人整天生活在缺少食物、水和电的环境中,你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同时周围还充满了炸弹、导弹的爆炸声和坦克的开火声。

在过去的10个漫长的白天和黑夜里,加沙民众完全生活在恐惧当中,我们已经筋疲力尽了,这里每天却都只是在上演着更多的暴力和人间悲剧。(同创)

加沙:1月4日

我们担心的时刻终于来了,以军的地面部队已经进入了加沙地带。

有生以来,我第一次被迫躲在家里的地下室,那里既没有防空洞,也没有燃料来躲避轰炸。我和七个家人整个晚上都在聆听外面的爆炸声,我们最小的孩子马吉德才7个月。

以色列的炮击显得冷酷无情,其中一些炮弹落到了我家房子旁边,马吉德吓得大哭,我们的房子被爆炸声震得摇摇欲坠,令人感到恐惧。这种感觉比空袭更差,所有的事情都在旁边。

夜晚温度很低,我们家人都陪伴着收音机,以随时能够了解时局的发展。我们都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的战斗将会在加沙的街道上展开。这是我们一直都在避免发生的事情,加沙的每个人都藏在了地下室,我们知道这将会成为一个漫长的夜晚。

早上7点10分,我醒来了,感到浑身乏力,头也很疼,好像一夜都没有睡着。外面很寂静,我在想是不是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但是突然之间,我又听到了防空警报,我意识到噩梦还没有结束。

伊斯兰援助组织本来计划在今天发放一些救援物资,但是加沙街面上的形势过于危险。然而,我们已经准备好向医院分发物资,我们的危机处理经理一直都在希法医院,他告诉我们大部分伤员都被送往了那个医院。

现在如果在街上行走会很危险,随着白天和黑夜交替,加沙的危险正在上升,与之一起恶化的还有人道主义危机。电力系统已经彻底崩溃,人们现在只能依靠发电机发电。即使在伊斯兰援助的办公室,我们也不得不提前离开,为以后几天发电机节省一些燃料。

星期一,我们计划给医院分发一些援助物资,和其他的加沙人一样,我希望那一天会比较安全。(同文)

加沙:1月3日

当我写完这篇东西的时候,我将不得不与我的7个家人一起回到家中的地下室,其中还包括一名7个月大的孩子。

一家位于加沙的美国国际学校在以军的轰炸中被毁,巨大的爆炸声响彻四周,一位英国同事在电话中写下了我所说的事。我努力在谈话中隐藏我的恐惧,但我认为在这方面我做的并不成功。地面进攻行动已经开始,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的同事在电话中问我其他人是不是安全,一个小时之前我和他们通过话,目前他们还算安全。

那些住在贾巴利亚难民营的同事正在向加沙腹地前进,这样可以更加安全。贾巴利亚是一个空旷地区,人们可以更加安全的撤离该地区。

在地面入侵开始之前,我曾经去学校看过孩子们,当然现在他们都全部关闭了。我在新闻中听到美国国际学校在一次空袭中被击中,目前学校已经人去楼空,所有的学校都是如此。我曾经和一名12岁的学生聊过一次,他的学校在空袭刚开始的几天就被轰炸了。他坐在家里大声读书,拼命地想要排除对空袭的恐惧。他说:“我有很多故事书,我喜欢读书,我读完了所有的故事。这里没有电来看卡通片,而且出去买新的故事书也很不安全,整天待在这种战火的环境中,让人感到害怕和烦恼。”随着安全形势不断恶化,学校提前给孩子们放了寒假。

但是这个假期对这个12岁的学生来说注定不一样,他们不能在加沙的大街上玩耍,而不得不在家里忍受着恐惧。他说:“我永远也不喜欢这个假期,我每天都听到有人被杀的坏消息。如果学校开学之后,我也不会回去,因为我们的教室已经被炸毁了。”9岁的玛莎是加沙地区另一个想要努力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孩子。“我用尽所有的时间来学习,但是战机的声音使我不能集中精力。我现在努力离父母近一些,每天都要拥抱他们好几次。我现在整天待在家里感到很无聊,我很想和朋友们一起出去玩,我希望轰炸能够停止,因为我每天都要听到爆炸声,我感到很害怕。”

当这些孩子讲他们的故事和想法的时候,我感到很悲哀。他们应该到大街上去玩耍,但是现在却整天待在家里,还要受到恐惧和烦恼的侵袭。在过去一周里,已经有超过50个孩子在袭击中丧命,学校关门,学生也没有地方去参加期末考试。

明天(星期天)我们计划在三处地方发放毛毯和食物包裹,这几处地方主要位于学校,里面住的人主要是那些边境地区的民众以及从家中撤退出来的人。

现在,地面进攻已经开始。如果我们能够安全离开家里,就别无所求了。这真是加沙的一个漫长的夜啊。

加沙:1月2日

对于一个生活在被死亡、劫掠和毁灭包围的城市的人来说,一周是一个相当长的时间。

自从以军发动对加沙地区的攻击行动以来,今天是第7天了,至今已经有上百人死亡,还有更多的人受伤。根据巴勒斯坦人权信息中心(palestiniancentreforhumanrights)的统计,在死亡者当中包括51名孩子和14名妇女。

我在睡眠中努力摆脱噩梦的侵袭,醒来后告诉自己这只是一场噩梦,加沙地区还是充满活力的。但是在目前的形势下,很显然噩梦还将继续存在。

以军的炮击仍然在继续,我希望他们尽早结束,以便人们能够走出家门,去安葬那些死者。在我的印象中,本周五去清真寺参加祷告的人数比任何一个星期五的人数都要减少很多。

清真寺位于整个社区的中心地带,和政府建筑非常接近。这些清真寺已经关门,中东地区什么声音都听不见。

今天我设法与一位准备去买面包的加沙妇女进行了一次对话。

乌姆-纳西尔是五个孩子的母亲,她最大的孩子今年17岁。她说自己是一个寡妇,丈夫在3年前被以色列的空袭中被炸死。这次空袭开始之后,她就一直和孩子们藏在家中的掩体中,孩子们每天晚上都要紧紧靠着母亲才能入睡。

纳西尔必须得等一个小时才能买到面包,但是她感觉自己很幸运。她说自己感到很恐惧,希望在以军再次发动空袭之前能够回到孩子们身边。

纳西尔是整个加沙地带数千名妇女中的普通一员,她们都对自己孩子的安全表示担忧,尽力使家人保持平安。

当我们正在交谈的时候,我发现纳西尔的两个孩子已经受到伊斯兰救助的接济,这对只有少量生活资源的纳西尔来说,可以减轻她的一些负担。

伊斯兰救助在世界范围内拥有一个庞大的孤儿救助项目,所以我们才有机会来帮助这些年轻人。他们在伦敦的办公室告诉我说,很多人都想去寻找那些尚存的生命,并询问他们如何才能提供帮助。

目前来说,好消息是一些援助人员正在通过以色列边境地区进入巴勒斯坦,这给伊斯兰救助团队提供了继续的力量。我们希望加快工作进度,并在未来的几天时间里救助更多的人。

加沙:1月1日

昨天我几乎一宿未睡,到处都是爆炸声,他们似乎要将加沙地带的每一寸土地都轰炸一遍。目前,加沙地区居民基本生活物资严重缺乏。

虽然当地危险重重,伊斯兰救助(islamicrelief)仍然在加大他们的救援工作,因为我们别无选择,今天早上我们向加沙最大的希法医院运送了4卡车食物。包括面粉、大米、豆类、罐头肉以及鱼类。伊斯兰救助也提供了四大卡车的粮食,这些东西都是当地急缺的。这两次救助能够满足加沙地区所有医院一个多月的使用量。

即使我们分发了食物,但是新的伤员仍然源源不断地来到医院。我无法想象医生还有没有空暇时间去接待其他的病人。

自从以色列在6天前开始轰炸加沙地区以来,人们正在变得越来越绝望。我曾经遇到当地民众从院子中挖草来给家人食用,这些草以前会被他们毫不犹豫地从地上铲除。

民众需要排一个小时的队才能领导面包,长长的队伍中充满了危险,因为地处空旷地带,时刻都会有炸弹落到他们身边。

当地的天气正在变冷,这对加沙人来说是另一个危险的因素。伊斯兰救助已经开始向人们分发毛毯,我们今天也在希法医院向伤员发放了400条毯子,让人们带回家使用。

由于加沙地带人口稠密,民宅一般都建造在政府机构旁边,以色列的炸弹在轰炸政府机构的同时,民宅也遭到了很大的损坏。如今,很多人家的房子都没有窗口和门。由于墙上已经被炸开了洞,很多人担心他们的房子会在不经意间倒塌。很多人用尼龙塑料代替破损的窗子,即使这样,加沙地区也只有很少人能够买得起。很多人家里都没有天然气,电力也被限制使用。

很长时间以来,加沙地区的人们都生活在没有电的生活之中,人们常常用毛毯来取暖,很多人现在使用木头来做饭,这也能给他们提供一些取暖的热量,还有一些人用纸来烧茶水。

和往常一样,孩子是我最担心的群体,他们经受着饥饿、劳累、恐惧和严寒的折磨。f16战斗机呼啸的声音对大人来说都不太容易适应,对孩子来说更难以忍受。

作为援助人员,我们很清楚当自己早上离家出去工作要冒很大的生命危险,但是我们别无选择,我们不能看着人们忍受折磨,所以我们还会继续前进。

伊斯兰救助的工作人员都在竭尽全力工作,他们是加沙人,像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一样,他们也充满了恐惧。但同时我们知道,如果我们都不能走出家门去帮助自己的加沙同胞,那么还有谁会去做这样的事情呢?

今天是新年第一天,但是对于加沙人民来说,2008年永远都不会结束。

加沙:12月31日

全球人们都快庆祝新年了,但除了加沙,每年这个时候是人们思考新年计划及总结当年成绩,但加沙地区人们,他们想的仅仅是希望自己明天继续活下去,食品开始成为大问题,两周前,因为严重缺乏粮食,联合国难民救助及工程局暂停对加沙地区食品供应。

我们只能祈祷空袭暂停几日,能让人道主义援助物资进入加沙,饥饿、杀戮、危险及贫苦已严重困扰该地区人们。加沙地区从去年开始就经历严重的粮食短缺,现在他们正处于崩溃边缘。加沙150万人口中80依靠联合国人道主义援助,且人口贫困率也正进一步上升。当我们在户外工作时,你能看到人们脸上那种绝望表情,从联合国及其它人道主义组织中分发的粮食也几乎用尽,母亲们正为怎样喂养其孩子们而发愁。

加沙地区每个家庭都有一本自己的“苦难史”,他们会告诉你他们急缺粮食、燃料及煤气等,他们甚至为一个面包而等上数小时,由于缺少燃气和电力,加沙地区目前只有四分之一面包店营业。作为一名救援人员,我能看到加沙地区自18个月前封锁以来,贫困状态一直在恶化,今年也让我对加沙记忆犹新。

在过去12个月里,伊斯兰救济组织已向近四万名家庭提供食品援助,同时还提供其它大量医疗设施。

加沙:12月30日

星期六时,加沙地区学生本来应该参加考试,学校应该是挤满了参考学生,但学生们不是去参加考试,而是躲在家里,轰炸的强度性正影响着我,但我毕竟是成年人,但孩子们怎么办?我能切身体会到轰炸对自己侄子及侄女所带来的影响,我最小的侄女塔拉,今年才五岁,当她听到爆炸声时,她急忙跑到母亲怀里。

很多时候,加沙地区母亲都告诉自己孩子,轰炸声只是雷声,但加沙地区孩子与其它地区孩子不一样,他们知道那就是爆炸。爆炸所打来的恐慌及闪耀的炸弹烟雾都给加沙地区孩子造成心灵上的创伤,伊斯兰救援组织在加沙地区已建立一人道主义组织,目的在于帮助该地区儿童摆脱由战争带来的心里障碍,该计划正一步一步前进,但目前的空袭及地面军事行动让这一切都显得举步维艰。

安全形势也变得异常危险,我和我同事乘车回办公室都非常危险,因为随时可能发生炸弹袭击,每次工作时,我们都要提前与安全人员联系。且我们每走完一段路,都要向安全人员报道,这样他们才知道我们是否处于安全状态,当我们回到办公室时,我们要向家人报道,让其知道我们是平安的。这就是加沙地区安全问题的真实写照,即使是一次普通的步行都可能带来死亡威胁。

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商店都关门的原因,他们认为唯一安全地方就是家里,但作为救援人员,我们的工作必须在户外,所以我们随时经受安全考验,因为我们要救人。目前,我们正联系加沙地区以外的援助人员,让他们找到未来数天加沙地区急需的药品、食品等物资。我们不知道轰炸什么时候结束,但我们要做好最坏打算。

加沙:12月28日

我们日以继夜为医院提供医疗帮助而努力着,当轰炸继续时,医院几乎要崩溃了,我们花尽一切心思寻找可以利用的医院援助资源,根据目前情况来看,我们还能使用库存的一部分来供给医院,但随着时间及攻击行动的推移,我们将可能去加沙以外地区寻找来源,因为库存即将用完,在发生战争前,医院物资几乎就不够用了。

昨日,我们运送了五车物资前往加沙卫生部门,他们随即将这五车物资分到五个不同医院,毕竟医院目前是整个救援行动的中心,而且我们也积极与世界卫生组织等机构磋商。我不能想象如果战争持续下去会是什么结果,因为毕竟医院的药品几乎被用尽,且医疗器材严重缺乏。但当我们走出去估计损失后果时,我们发现其实我们还需要更多除了药品之外的东西,面包面粉急剧缺乏,人们都蜂拥至面包房,但毕竟面包有限。

我们不能想象燃料能维持几天,因为轰炸,人们都呆在家里,因为人们不知道炸弹什么时候又将从天而降,这也给救援工作增加难度,商店都已关门,所以得到食品非常困难,电力也可能随时被切断,如果轰炸不停止,我们就将继续坚持食品供应,这只是我们的计划,因为我们还要去寻找救援来源。每天都给我们带来挑战,我们要找到解决办法,但我们同时也要去为明天的不同而祈祷。

加沙:12月27日

星期六时,我在11点半拜访完朋友回家路上,我听到三声巨大爆炸声,随后一系列爆炸发生在加沙,我家住在一系列警察局建筑中间,这些建筑成了首先被攻击的目标。当我迅速跑回家时,我发现加沙警察局数栋房屋已被毁,突然,又一枚导弹袭击了建筑,和其它人一样,我也跑开了,当我回到家时,我发现房子所有玻璃已因为爆炸而破碎。

随后,我立即跑到医院了解伤亡人员情况,医院前停靠的救护车让我惊出一身冷汗,此时,加沙地区已充满恐慌,在半小时内,医院已被伤员挤的水泄不通,已经没有空余位置,但此时伤员还在不断被运来,此时,我也见到了此前未曾见过的一幕,那就是死者被放置在空旷的走廊上,在这次攻击后,机会所有加沙家庭都有亲戚或朋友被杀或受伤。

伊斯兰救助组织正帮助医院进行救援,我们同医院工作人员沟通并询问其所需要物资,我们正给他们提供海绵,手术手套及其它急救设施。医院已是拥挤不堪,医生们正用普通床位来照顾重症病人,所有事都是那样充满紧迫感,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救护车在工作,如果攻击再持续一个星期,那么医生及护士就要用最原始办法来救治病人,同时意味着没有麻醉剂。两年来,加沙地区的巴勒斯坦人见识了各种各样的危机,包括食物短缺、失业率高等。这一切都无时无刻不在困扰着加沙人,我将这里的日常生活比喻为“挣扎”一点都不为过。但自1967年以来,我还从未在加沙地区见识过如此猛烈的攻击。

过去,我将在加沙地区生活比喻为灾难,但现在我发现没有合适的词来形容,我刚得知自己一个大学同学的弟弟在空袭中丧生,他们在瓦砾中找到了他的尸体。

英国援助人员加沙日记在战火中的真实生活由一起去留学 ( www.177liuxue.cn )编辑整理,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