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订阅本站
一起去留学美国留学移民 → 我在美国当移民官(上)

我在美国当移民官(上)

由用户“hy729811wpd”分享发布 发布时间:2008-03-17

这是一篇关于美国公民面试,公民面试须多长时间,美国公民面试需要带材料的文章。由于我在移民局当时的工作是和绿卡及公民申请者直接一对一面对面接触面试,所以每天都要和不同的人打交道。绿卡面试一般是大约一小时,通常是家庭移民绿卡才要面试;以工作申请绿

几年前,经过多项复杂的考试和长达一年的背景调查后,我被送往美国军事基地受训。

在通过了一系列极其严格的考核后,我终于成了一名美国联邦政府移民官。我当时被分配在美西海岸中国移民较多的某城市移民局工作。

我的工作主要是专门为那些申请绿卡及美国公民的申请者面试,决定他们是否够资格拿绿卡或成为美国公民。

在全美联邦政府部门中,华人职员较少。一般在美联邦政府部门里的华人大都是当地出生或来自港台的华人。

像我这样来自中国大陆的美国联邦政府移民官在全美简直是寥寥可数。

当得知我到移民局做移民官与他们一起做同样的工作时,那几个来自港台越南的华人同事几乎跌破了眼镜,他们简直不能相信我竟然是大陆来的。

更让他们不能理解的是,像我这样既不是教会推荐也不是华人社区社团认可介绍进来的人怎能就和他们一样做移民官?

我的移民官同事

我第一天去顶头上司皮德那儿报到时,这个长得像学者十分有绅士风度的英国血统美国人问我是香港还是台湾来的,当他知道我是大陆来的时候,从他的眼神里流露出的先是震惊接着是失望。移民局长安德烈是一个对移民法一窍不通傲慢势利但长得像好莱坞电影明星的美男子。他对白人较热情,对我们这些有色人种下属爱理不理,有时见面主动和他打招呼,他都不苟言笑板着脸。据说他老婆是一个又粗又大又凶足足比他高出一个头的南美女人,是他以前当美军驻在南美时勾搭上的。

我的工作听起来权力好像较大,但实际是上面有许多人层层把关查看监督,不能有任何差错,否则搞不好,就会吃不了兜着走;不但会受到处罚,被辞掉工作还算小事,如被查出是他们认为的故意出错或以权谋私,甚至都会有牢狱之灾。做为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有色人种华人移民官,我知道有很多双眼睛在背后盯着我看,恨不得找碴儿,所以我在移民局工作期间,十分谨慎小心,就怕出差错。直到离开移民局工作期间,我几乎没有出过什么错。

移民官中有一半是男性美军退役军人,其中不少是菲律宾人。这些人大都是单身或离过婚的。听其他同事开玩笑说,他们面试那些打扮时髦或性感的女申请者时,往往很容易就让她们通过。当然那也算是人之长情,可以理解的。移民官中除了大部份白人外,也有不少是出生在美国的墨西哥人,剩下的就是亚裔如港台华人越裔日裔等,越裔都爱称自己是华人。

由于我在移民局当时的工作是和绿卡及公民申请者直接一对一面对面接触面试,所以每天都要和不同的人打交道。绿卡面试一般是大约一小时,通常是家庭移民绿卡才要面试;以工作申请绿卡的移民一般是不需面试的。美国公民面试时间约半小时左右。在我们面试通过后,会给面试者一份初级面试通过的通知。虽然我们还要把所有的文件材料送到上司那审核,但如没有特别其它原因,那些被我们面试通过的绿卡或公民申请就基本上都能通过了。如果有前科案底或因疾病免除公民考试的人也许面试时间略长一点儿,一般不可能马上通过。这种案例如不需补件,也需上司审查后决定。

一般来说,绝大部份申请者对我们这些移民官是十分恭敬有礼的,但也有极少数人素质低下,没有教养,对移民官不够尊重。极个别人有时还会对女性移民官动手动脚,如把其头发从衣领上拿走,嘴里含着口香糖或吹着口哨等。我也遇到过一些过激现像,个别被面试者听说要补件,要接受fbi的姓名查询或让他/她再来复考时,会歇斯底里大喊大叫。

下面我就和读者分享一下本人在做移民官给人做美国公民面试时所遇到的几个真实的案例。希望通过这些例子也许可让那些即将去移民局面试的人引以为诫。

我在美国当移民官(上)由用户“hy729811wpd”分享发布 ( www.177liuxue.cn )编辑整理,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