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订阅本站
一起去留学美国留学移民 → 为美国梦非法移民夫妇奋斗十年 个中辛苦谁能知

为美国梦非法移民夫妇奋斗十年 个中辛苦谁能知

www.177liuxue.cn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发布时间:2007-01-04

这是一篇关于在纽约做政治庇护可以去外州做驾照吗,庇护失败了,美国留学生和非法移民结婚会有什么影响的文章。既然已这样在美国待了快10年,不甘心这样回去,况且现在全家人都在美国,也许会有转机。郑易力说,当初来美国,家乡朋友们送他时,对他说,“美

祝泓(中)、郑易力(右)和女儿郑欣(左)难得有坐在一起的时间,此时,也是他们全家最幸福的时候,虽然身份问题常常让他们夜不能眠。为避免困扰,他们选择隐藏脸孔,以免节外生枝。(北美世界日报/戴启铬摄)

华声报洛杉矶消息:来自中国沿海省份的一对夫妻,苦等美国合法居留身份10年毫无结果,靠着艰苦打工,负担独生女儿来美留学,个中艰苦绝非外人所能想象。

非法打工等夫君频受欺压

据北美世界日报报道,祝泓10年前在中国大陆一家纺纱厂下岗,执意要来美国与姊姊团聚,在中介的安排下,靠借债花了近35万元人民币,以商业考察名义入境美国。她说,反正也是下岗,趁着自己30多岁身体好,挣美元比在家做小买卖强。

祝泓说,她没有任何英语基础,在芝加哥申领驾照时,她请一名中国留学生帮忙,而留学生蔑视地反问她:“不会英语,来美国做什么?”这句话深深刺痛她。还有一名谎称为她办理证件的上海人,本来15元的手续费,竟向她索取300元,接着在为她介绍工作时与老板串通,压低工资,从中吃回扣。

祝泓说,其实在她最困难的时候,非常希望能获得帮助,可是她遇到的人都是千方百计在她身上骗钱,必须时刻保持警惕才行。

在美国受骗上当,让祝泓感到心理压抑,而在餐馆打工却受到老板和伙计们的压榨和欺侮。祝泓说,她开始在餐馆打工毫无经验,而餐馆老板把她当成“省钱的机器”,早晨要她做两桶炒饭,还要打杂备料、清扫地毯、擦拭门窗,还要兼做busgirl(收取碗盘),一天下来,腰已经打不过弯了。

但祝泓说,“累一点倒没什么,谁让咱愿意到美国,可是伙计的欺侮让人受不了。”记得有几次,客人给她的小费较多,有一名来自大陆南方的女服务生嫉妒,就指桑骂槐地数落,还用话污辱她,祝泓实在压不住心中的怒气,就与服务生吵起来,结果祝泓被炒了鱿鱼。

祝泓说,一切都在逼迫的环境中适应,但是先前对美国的美好印象已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是看在美元的份儿上,如行尸走肉般打工挣钱。两种职业她做得最熟练,餐馆打杂、小孩保姆。她唯一的放松就是到赌场玩21点。旧金山、纽约、芝加哥、洛杉矶都留下她打工的足迹。

祝泓一边各处打工,一边办理身份,移民局通知的文件她并没有收到,而律师的失误让她申请庇护失败,为了能够争取到机会,她一次一次上庭,但结果总是失败,这样一晃5年就过去了。

在大陆家乡焦急等待的丈夫郑易力已迫不及待地准备来美国寻找她,祝泓没有合法身份无法申请丈夫团聚,郑易力也只能支付30万人民币以商业考察为由,踏上美国“寻妻”之路,唯一的女儿郑欣跟着奶奶、爷爷在家里,等待着爸爸、妈妈团聚的好消息。

本是夫妻假离婚未料计划仍失败

郑易力到美国寻找离别5年的妻子祝泓,久别重逢,欲通过办理“假结婚”,最后与妻子获得合法身份,然而,等待的结果还是失败。

郑易力回忆起5年前与妻子团聚时的情景说,那天走出洛杉矶机场时,天下着小雨,天色暗暗的。见到妻子的一剎那,时间似乎凝固了,他都快认不出曾经与他朝夕相处的妻子祝泓了,这时他才明白为什么祝泓在电话里总与他反复念叨“美国太累人了!”的真正含义,而他总是嫌妻子罗嗦。

郑易力说,妻子祝泓到美国后,他与哥哥开了一家装修材料公司,规模不太大,但维持生活还可以。后来当地一些居民的装修材料被查出有毒化学物质,质量检查机构认为是从他的公司进的材料,而从发票看,只是一小部分材料从他公司购货,由于郑易力没有替他说话的硬后台,他负起主要责任,这个哑巴亏让他付出了血本。这也是他最后下定决心到美国寻妻的主因。

郑易力刚来洛杉矶时,并不知合法身份在美国的重要,感到妻子为身份着急上火很可笑,时间稍长,他才意识到非法居留美国的结果是多么严重。于是,他开始研究办理自己的身份,设法合法留在美国。

妻子祝泓告诉她,像他们这样从中国入境美国的人,办身份途径不外靠申请政治庇护,或办假结婚。如果申办庇护,郑易力会有很大风险,有人告诉他,妻子办庇护没有成功,丈夫同样办理,失败机率很大。因此祝泓不愿意再冒失败风险。剩下的就是假结婚,可是祝泓和郑易力本来是夫妻,为了能合法留在美国,两人商量先离婚,由郑易力办假结婚,成功后再离婚,再与祝泓办结婚,这样祝泓最后获得美国合法身份。

但计划没有变化快。祝泓和郑易力“离婚”后,有人为郑介绍了一位对象,双方谈定两万元成交,因为女方尚在办理离婚过程,郑易力说,他只好等待。可是等待的结果是两个孩子归了女方,每月领的福利金就达两千多元,既无生活之忧,女方拒绝了这门“婚事”。

第二门“亲事”因为价格没有谈妥,又没有了结果,郑易力只好选择等待。他说,失败是一个常数,而希望总是存在,但无论如何不想离开美国。

如今,祝泓与郑易力已不是合法夫妻,但两人还是住在一起,因为没有合法居留身份,无法租房子,只能选择与“二房东”合租。郑易力做过餐馆打杂、装修、送货,最后找到了做餐馆外卖的工作,一直做到现在。驾照和社安号码还是在外州办的。

祝泓和郑易力“夫妻”两人更忘不了在家乡读高中的宝贝女儿,打工挣的钱供女儿郑欣读当地最好的学校,女儿也很争气,每门功课名列前茅,特别是英语,在学校被称为“三巨头”之首,令在美国苦熬的祝泓夫妇很欣慰。

但祝泓说,如果一家三口能在美国团聚,不管身份如何,也是一个希望的结局。于是开始为女儿到美国留学策划。

女儿来美对父母处境不感惊讶

郑欣是祝泓和郑易力的唯一女儿,很聪明,在中国读重点高中。郑易力说,女儿随他,因为他在上学时成绩就非常好,只是自己没有好好抓住机会。

郑欣说,当初妈妈祝泓前来美国,她的同学都很羡慕她,一见面就问她什么时候出国,有的同学说,将来郑欣一定是美国留学生。郑欣也暗暗发誓,一定学好英语。

郑欣说,当时她有些失望。后来,爸爸郑易力也来了美国,郑欣与奶奶、爷爷生活。

郑欣说,虽然还是抱着希望,但觉得学习是主要的,起码国内的高考要考出好分数。一个留学中介为郑欣提供了到美国留学的机会,虽然不是名牌大学,祝泓也对学校不满意,但总归可以到美国与爸爸妈妈团聚了。

于是,48万元人民币的留学费用,都是祝泓和郑易力辛辛苦苦打工挣来的。

郑欣说,当在美国见到父母时,只有高兴,对父母的生存状态不感到太多惊讶,因为母亲祝泓经常在电话中“打预防针”。

最让她不可理解的是,为了办身份,父母“假离婚”。郑欣说,一个身份,爸爸妈妈要这样吗?难道爱情不比身份重要?假离婚不也是离婚!

团圆却接递解令造化弄人

在美国苦熬等待身份的祝泓、郑易力“夫妻”和分别多年的女儿郑欣在异国他乡团聚,但这时,祝泓已接到“递解令”,郑易力正在想法设法“相亲”,而女儿郑欣则是外国留学生身份。

祝泓说,即使接到递解出境令,她仍然会找律师上诉,只有这样,她才能拖下去,既然已这样在美国待了快10年,不甘心这样回去,况且现在全家人都在美国,也许会有转机。

郑易力说,当初来美国,家乡朋友们送他时,对他说,“美国好啊,即使要饭还能要一个热狗吃。”现在觉得,住美国时间愈久,就愈感到美国制度好,没有人事关系的复杂,虽然工作压力大,但是心不累。

他最大的遗憾就是父亲去世。可是父亲生前经常说,只要他全家在美国过得好,老人家就欣慰。郑易力说,老母亲年近80,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不知那时能不能回大陆送终。

谈到未来打算,郑欣说,现在能在学校假期到父母这来,非常幸福,看到父母起早贪黑打工,她也觉得应该找个半工。

不过她认为,留学美国,起步应该走好。郑欣说,她未来想做一名医师,先把爸爸妈妈身上的毛病医好。

郑易力没有宗教信仰,遇到难题总愿意找命理师算一卦,他说,他找的大师算得很灵验,不久前,他为身份的事又去算了,大师告诉他“能拖就拖,希望马上会实现”。

为美国梦非法移民夫妇奋斗十年 个中辛苦谁能知由一起去留学 ( www.177liuxue.cn )编辑整理,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