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订阅本站
一起去留学美国留学移民 → 遣返非法移民美国梦碎

遣返非法移民美国梦碎

www.177liuxue.cn 来源:龙虎网 发布时间:2006-08-15

这是一篇关于偷渡客的美国梦,福州非法移民,合法与偷渡美国政治庇护的文章。美国联邦移民及海关执法局(USICE)最近大举扫荡非法移民,频频突击检查一些工作场所,全美各州频传非法移民被捕。与此同时,执法当局

大批华人偷渡客被遣返的事件过去鲜为人知。1995年大批福建偷渡客试图搭乘“进益号”货轮偷渡美国,在墨西哥与圣地亚哥公海被海上巡逻队拦截,随即被执法人员验明身份遣送回大陆。(黄克锵提供)

美国联邦移民及海关执法局(usice)最近大举扫荡非法移民,频频突击检查一些工作场所,全美各州频传非法移民被捕。与此同时,执法当局加紧递解非法移民,首次动用高成本的包机方式,遣返119名中国籍偷渡客,被遣返者不但美国梦碎,有的还欠下巨额偷渡债无法偿还;有的要承受夫妻天各一方、骨肉分离的悲痛。

华人移民在美国,谱写了一页血泪奋斗史。对多数移民而言,追梦、圆梦,是支撑他们离乡背井的最大动力之一。近年华人移民最大的一支生力军,来自福建福州。早年以广东台山人为主的纽约华埠,已成了福州人的天下。据福建侨团领袖估计,全美福州人已约有70万,仅纽约一地就有30万。

另据福州长乐侨务办公室的最新统计数字,目前在美的长乐人已约有28万人。据说在纽约华埠街头,十个福州人中就有七个长乐人。纽约长乐公会主席陈学顺表示,旅美长乐人70已有合法居留身份。换言之,三个福州人几乎仍有一个是非法移民。以吃苦耐劳著称的福州人,好不容易苦尽甘来熬出一片天,如今有的却要面临违反移民法被遣送回原籍的悲剧。即使有人持有绿卡,但因触犯刑法,一纸绿卡不是护身符,照样被遣送出境。

惊弓之鸟不敢回娘家

今年5月25日,国会参议院投票通过一项重要的移民改革法案,除了加强边防,并将给予数以百万计的非法移民留在美国寻求合法身份的机会。许多非法移民为之欢欣鼓舞,以为调整身份出现转机,可是转瞬间又传出执法当局大肆搜捕非法移民,令他们一场欢喜一场空,有人更是惶惶不可终日。

据《今日美国》报道,ice去年底将人手增加两倍,设立52个小组,计划每年逮捕四至五万名非法移民。

与此同时,位于得克萨斯州瑞蒙维尔市(raymondville)、耗资五千万元的非法移民拘留中心,目前正在赶工兴建。该中心共有两千个床位,在得州五个拘留中心中规模最大,过去移民当局碍于拘留中心地方有限及人力不足,对非法移民“抓了又放”的做法为人诟病。

据中新社7月19日引述中国公安部的消息,依据中美双方达成的协议,日前ice首次以包机方式,把119名中国籍偷渡客整批遣返中国。为此休斯敦中领馆相关官员组成六人小组,6月26日到达得州艾尔帕索市,逐一核对被遣返的中国公民身份。同机被遣返的119人,都是在全美各地被捕的华人非法移民,有的被拘留等待遣返时间长达半年。

这架美中首次合作遣返的专机,是在6月28日凌晨6时自得州机场起飞,目的地是福建福州长乐国际机场。这次专机遣返中国偷渡客的行动,事前没有公开。直至其中一名被遣返长乐老家的非法移民,7月6日致电纽约友人披露遣返过程,经《世界日报》独家报道后曝光,震撼华人社区。

美中两国首次合作用专机遣返华人偷渡客固然令人关注,令非法移民寝食难安的,还有全美各州近来频传ice突检抓捕事件,以福州人为主体的外卖中餐馆及自助中餐馆,首当其冲被波及。

在众多闽籍人士出没的纽约华埠东百老汇大街一带,ice近半年来数次搜捕非法移民,采用的手法包括盘查长途巴士乘客、家庭旅馆住客等,华人社区对此深感忧虑,福建侨团领袖则担心当局的连串执法行动,将导致居住在外州的闽籍人士宛若惊弓之鸟,为避风头不敢回纽约华埠的“娘家”休假消费,长途巴士乘客锐减,华埠商家酒楼失去大批客源,生意一落千丈,重创华埠经济。

今年以来,ice为了执行美国国土安全部的“边境安全计划”,频频出击,战果辉煌。以5月份公布的战绩为例,就成功进行了七次突检行动,其中两宗涉及华人中餐馆,事主认罪,多年积累的财富化为乌有。

当事人之一是在纽约州首府奥伯尼经营两家名为“dragonbuffet”中餐馆的郭辉,今年5月11日,他在法庭上承认“雇用与藏匿”非法移民的控罪。

持有绿卡的郭辉是在去年11月被捕,此前奥伯尼联邦移民局探员逮捕拥有九家中餐馆的华人东主程坤,扯出郭辉等连环案,共有九名华人被起诉,另有84名非法移民被捕,总共充公140万美元财产、现金及11辆豪华轿车。

ice另一项“战绩”,也与华人中餐馆有关。今年5月10日,两名林姓兄弟在肯塔基州经营的华园(goldenchinabuffet)中餐馆被突检,事件中林姓兄弟被控运送、藏匿及雇用非法移民的罪名。

据《纽约时报》7月30日发自辛辛那提的报道,ice正在俄亥俄、肯塔基等州,雷厉风行实施新策略,以打击雇用非法移民的雇主,包括对雇主提出刑事控罪,把负责人关入牢房,并经由法律途径没收资产。此一行动已使雇主和移民社区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

报道指出,ice最近突然对俄亥俄州为全国各公司介绍低薪劳工的“加西亚劳工公司”(garcialaborco)提出与雇用非法移民有关的40项联邦控罪。该公司总裁马克西明诺·加西亚(maximinogarcia)被控协助非法移民和洗钱等重罪,一旦罪名成立,可能被判20年徒刑,没收总部大楼及罚款1200万元。

报道提及,7月21日,联邦执法人员关闭了俄亥俄州费尔菲德的自助中餐馆华园(bee‘sbuffet),逮捕了餐馆老板江敬飞,他被控雇用非法移民的罪名。

《纽约时报》说,在这波行动中,俄亥俄州与肯塔基州至少还有四家公司被控。ice此举,使一些公司的人事主管重新审核雇员身份文件,并修改招聘员工的政策。这在俄亥俄州移民社区引起恐慌。俄州康顿市天主教修女沃尔芙(teresaannwolf)说:“人们担心出门购物,害怕上教堂。”

据世界日报了解,江敬飞在辛辛那提市附近的费尔法德镇(fairfield)开设颇受欢迎的中餐馆“华园”。他因为申请政治庇护,在1990年却未按时出席移民法庭公听会,被判递解出境,一直在逃。今年6月被捕,俄亥俄州南区联邦大陪审团,7月20日对他控以雇用非法移民的罪名,一旦罪名成立,将面临10年徒刑,并将在服刑后被递解出境。即使罪名不成立,他也难逃被遣返命运。

联邦法庭文件指出,江敬飞在俄州开中餐馆,经纽约职业介绍所聘请华裔和墨西哥籍员工,其中多数是非法移民。联邦探员在经过近一年的跟踪调查后,6月5日在江敬飞的住处一举逮捕12人,两名墨西哥人随后被递解出境,五人因为移民案还没有结案而被释放。

ice发言人帕摩尔(craigpalmore)表示,包括江敬飞在内的七名非法移民,其中六人将有可能递解出境,目前暂押密西根州移民监狱,其中有些人可能已被递解出境。

草木皆兵提心吊胆讨生活

在维吉尼亚州一家中餐馆做侍应生的小林表示,自从传出ice突击检查一些华人中餐馆、搜捕非法移民的消息后,像他这种没有身份、背负沉重偷渡债的人,稍有风吹草动,就吓得半死。

他说,有一天,店内走入两名穿制服的美国人,乍看,他以为是移民局官员来盘查身份,吓得手一抖,托盘上的碗碟全摔在地上,那两人不知就里,还好心过来安慰他。事后才知虚惊一场,被老板着实埋怨了一顿。这样提心吊胆过日子,令他产生“漫漫长夜何时旦”之感。

“没有身份的滋味真的不好受,草木皆兵,恐惧感无时不在,再这样下去,我的精神真有点支撑不住了。”小林大吐苦水说。

美国福建同乡会连日接获多宗在外州工作、有递解令在身的乡亲的求助电话,表示被移民局关押,将在近日被遣返中国。包括在华盛顿及维吉尼亚州中餐馆被捕的闽籍乡亲,其中有的持有绿卡,但因过去曾经触犯刑法留有案底,也在遣返之列。

由于各地非法移民被抓捕的个案层出不穷,无身份者人人自危。许多过去雇用非法移民的中餐馆,目前出现人手短缺的情况。尤其一些地处美国边境、对移民身份盘查较严的州,如佛罗里达及密西根州等,过去因高薪而受新移民青睐,现在却乏人问津,中餐馆其它工种如企台、收银、打杂等,即使提高薪资也出现请人难的情况。“没有人愿意为了多赚几个钱而甘冒遣返出境的风险”。

纽约华埠东方职业介绍所叶苏珊说,最近曾接到外州中餐馆委托请人的电话,表示希望聘请有身份的人,问题是“你拣人,别人也挑你”。

执法当局最近将抓捕非法移民的触角从餐馆延伸到职业介绍所,使业者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不仅生意受影响,连带影响餐馆的正常运作。为了还债和生活,许多人仍然不得不碰运气找工。但有人害怕突检,在餐馆领到第一份薪水后就辞工不干,以减少被抓捕的风险。

在佛罗里达州开设外卖中餐馆的郑小姐表示,九一一后,当局对非法移民越来越不手软,凡是靠近美国边境的州,中餐馆越来越请不到员工,生意越来越难做,前些时在她餐馆任炒锅的一名福州乡亲,月入2600元,但由于担心成为移民局上门盘查的对象,坚决辞工往纽约觅职,因纽约中餐馆目前还未出现ice官员上门搜查非法移民的情况,相对安全

纽约华埠中信职业介绍所负责人金小姐说,自从去年底移民法案讨论以来,就陆续传出各地抓捕非法移民的消息,介绍所生意大受影响,过去一天最多有近两百人来找工,现在几乎少了一半。

金小姐指出,现在是只要那一州传出抓人,那个州的中餐馆就找不到人手。一般具规模的餐馆老板都是先要求员工“最好有身份”,甚至不惜把薪资提高到2800元至3000美元,却还找不到合适人选,毕竟做餐馆的人很多都没有身份。

因小失大小不忍则乱大谋

从目前执法当局抓捕非法移民的个案来看,一些华人非法移民似乎是“因小失大”导致被揭发身份,如有人是因违犯交通规则,被警方拦截检查时发现;有人是因一念之差,涉嫌在百货公司高买,一失足成千古恨;有人一时冲动,初而口角,继而动武被人报警;更有人是因当街撒尿被警方控以行为不检等等。福建侨团领袖呼吁无身份的闽籍乡亲要奉公守法,“夹起尾巴做人”,以免自找麻烦。

一名从事装修的林姓闽籍人士,年前在法拉盛一家木材店因小故与人发生冲突,有人报警,从而揭发他有递解令在身,立即被送交移民局拘留中心,目前正在等待遣返中。

他的一名高姓友人惋惜地说,小不忍则乱大谋。这名林姓人士才刚卖掉位于史泰登岛的房子,并在皇后区新鲜草原另置新居,没想到遭此剧变,个人前途及财物遭受严重损失。

在亚历桑那州中餐馆打工的小高,与四名友人一起驾车来纽约喝喜酒,在高速公路上超速,被警察拦检,揭发他的非法移民身份。更莫名其妙的是,那天他因“标会”,身上有一万多元现金,被关押后全部充公。

对此,纽约执业律师李进进表示,如所言属实,高先生的一万多元钱应予发还,不应没收。

原籍福建长乐的郑太太,2003年利用美国一胎化政策申请庇护失败,法官下了递解令,她没有上诉,从此失去合法身份。2005年1月,她在宾州车站欲搭巴士来纽约,被移民局探员登车逐一检查。发现她在递解名单上,马上将她关进约克监狱,并立即开始遣返手续。

不过,福建长乐公会主席陈学顺指出,目前到该会求助的纽约乡亲并不多,ice突击检查中餐馆,在外州虽然已发生多宗,但美东地区较少见。由于目前天气较热,有的乡亲为避风头,希望休息一段时间才继续工作。有消息说ice突检行动,令一些打算应邀来纽约出席婚宴的乡亲却步,但陈学顺认为对来纽约喝喜酒的乡亲影响不算大。他形容,在外州打工的乡亲,将来纽约当成“回娘家”。

他估计短期内在纽约地区,执法当局不会随便拿华人非法移民“开刀”。因纽约是国际大都市,也是华人移民的重镇,牵一发而动全身。

美国福建同乡会主席石水妹证实,近期接到一些在华盛顿及维吉尼亚州中餐馆被捕的福建乡亲的求助电话,称在外州被移民局拘捕。他建议他们尽快与律师联络,评估他们继续留在美国的可能性。

遣回原籍骨肉分离情何以堪

站在美国当局的立场,遣返非法移民势在必行,但由此造成的家庭悲剧却与情理法冲突。

家住纽约长岛、来自福州长乐的高祺,已具美国公民身份。2003年2月27日,是他永生难忘的日子,当天他兴冲冲带着妻子郭剑平去移民局面谈绿卡申请,殊不知郭剑平已在递解名单上,这一来无疑是“自投罗网”。问话时郭剑平被查出曾申请政治庇护被拒绝,移民局后来将递解令寄到她的旧址,她没有收到,当场被捕,翌日即被押上飞机遣返,自此与丈夫及两个稚龄子女分离。

郭剑平1993年偷渡来美,从1994年开始,持有绿卡的高祺就为妻子申请永久居留身份,直到后来他成为美国公民都未获准。期间他曾根据245i条款为妻子缴付罚款,申请转换身份。好不容易等到2000年第一次面谈,打了手指模,移民官表示还要核对是否有犯罪纪录等,没有马上通过,但在护照中注明正在转换身份中。

在等待婚姻绿卡的过程中,郭剑平误信人言“双管齐下”去申请政治庇护,1998年被拒。当时高祺曾向一名律师查询,对方说反正郭剑平已申请婚姻绿卡,应该没有问题,要他自己去问移民局。后来他花钱委托一家华人移民服务社追踪申请进展,接到2003年2月27日的面谈通知,没想到等待他们的是夫妻天各一方的厄运。

当天见面,移民官劈头就对高祺说:“你太太有遣返令在身,要立刻执行。”郭剑平当场被带走。高祺焦心等了一个晚上,隔天一早,郭剑平在拘留所打电话给他哭着说:“我马上要被驱逐出境了,你赶快来救我。”

高祺急忙带了一对稚龄儿女赶到位于皇后区牙买加的移民局拘留所,才知妻子已被带往肯尼迪机场准备递解出境。他们追到机场,郭剑平已被送上飞机,高祺与孩子们哭成一团。

由于郭剑平突然被递解出境,虽然高祺已成为美国公民,但要面对妻子因逾期居留10年内不得入境的惩罚。高祺本来在长岛开设中餐馆,妻子遣返后,他无心经营,餐馆易主,他一度带着子女返乡与郭剑平团聚,但始终无法让妻子返美。

如今高祺一家四口被迫分隔三地。由于现年11岁的大儿子回大陆后学业退步,高祺只好携子重返美国,但自己要在纽约打工谋生,无法照顾儿子,只好把儿子寄养在姐姐家。郭剑平与6岁的小女儿留在福州亭江。儿子遭此家庭剧变,性格转趋内向,学习成绩不断下滑。

高祺对此既悲愤又无奈。他质问美国的遣返政策,究竟是要解决社会问题,还是要制造新的社会问题?他美满和乐的四口之家,现在被硬生生拆散,家庭问题造成儿子的心理障碍,既是他个人及家庭的不幸,也是美国这个标榜人道主义的民主国家的不幸。

高祺曾就他的家庭悲剧,多次向美国福建同乡会、林则徐基金会等华人社团求助,目前问题仍未解决。

遣返造成的人为悲剧,最引人关注的是,住在费城的32岁闽籍妇女江针星,今年2月7日遭移民官员强制送往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递解出境,导致腹中三个多月的双胞胎流产,事发后舆论一片哗然,纷纷抨击执法当局不近情理的做法。

江针星“遣返流产”案发生后,移民单位遣返作业的方式遭到抨击及全面检讨,媒体广泛报道。“众怒难犯”,移民局给予江针星六个月的合法居留期限,并准许江针星与丈夫张天晓在政治庇护案有结果前,合法留美,但须固定向公民及移民服务局报到。

江针星、张天晓夫妇定居费城11年,有两个在美出生的儿子。“遣返流产”事件发生后不久,两人就把在费城经营多年的中餐馆脱手,张天晓改行做房地产,江针星则在家休息。

异邦打拼一部移民血泪史

林则徐基金会主席黄克锵指出,美国目前的遣返政策,不但造成类似高祺、江针星的家庭悲剧,也将产生许多新的社会问题,包括助长剥削、欺凌、挟怨报复等,甚至“有身份的人欺负没有身份的人”。

他举例,有的中餐馆老板因员工是非法移民,故意拖欠薪水,当员工理论时,居然用枪指着对方的头威胁恐吓。有的员工虽然受剥削欺凌,却顾忌自己的非法移民身份,忍气吞声不敢报警,助长了对方的气焰。

他又举例,中餐馆同事之间吵架,本来是很小的事情,但有人却挟怨报复,向移民局举报对方没有身份。黄克锵说,为了一时之气,毁掉一个人甚至整个家庭的幸福,这样的行为不值得鼓励。

黄克锵指出,一些在竞争中处于劣势的中餐馆东主,为了打击对手,还会向移民局举报对手雇用非法移民。在纽约华人社区,一些华人同胞看不起非法移民,“他们忘记了自己的父辈也曾经是非法移民。因为美国的泥土种不出中国人。除了印地安人,其它各族裔都是外来的。”

活跃华人社区的黄克锵,经常接到福州乡亲的求助。有的是在中餐馆打工时被抓,目前面临遣返命运;有的是因递解令在身,必须按时向移民局报到,没想到“等于自己送上门”,当场被羁押。

黄克锵表示,许多来美不久的非法移民都背负大笔债务,一旦被遣返,全家陷入绝境。福建地区目前偷渡来美的行情,大约由7.3万元至7.8万元不等。这笔巨额偷渡费,有些是向亲友借的,有的来自高利贷。偷渡客如果能够顺利在美工作几年,很快会还清债务,但有的人“运气不好”,来美不久即被遣返,全家被愁云惨雾笼罩。

他说,一名福州非法移民最近被遣返,当初欠下6.5万元偷渡费,只偿还了2.5万元,而且借的是高利贷,人在大陆根本没有能力偿还。

也有一名女性非法移民,来美两年被遣送回去,尚欠5万元偷渡费,回家后债主临门“喊打喊杀”,只好牺牲自己去做“三陪小姐”,以解救全家脱离苦海。

根据移民执法单位的资料,最近每年被遣返的中国籍非法移民约在数百人左右,而发出递解令、依然生活在美国的华人非法移民,已达3.5万人至4万人。

针对目前美国当局拟遣返三四万华人非法移民,黄克锵认为此举并不现实。他算了一笔账,以包机每人费用400元来说,4万人需耗费1600万元,这还不包括其它羁押费用。

美国《国家周刊》(nationaljournal)6月份发表《蛇头的秘密武器》一文,探讨中国人口走私的历史与现状,指华人愿意付高达6万至9万元的偷渡费给蛇头,主要原因是被抓并被遣返的可能性不大,靠辛勤劳动可以还清偷渡费,并在美国幸福生活。

报道指出,从中国偷渡到美国,“蛇头”收取的费用已经从以前的每人3万美元,涨到6万,最高的达9万元。因为中国偷渡客被抓并被遣返的机率不高,而2001年最高法院一项关于一胎化政策的裁决,又为他们提供可以寻求政治庇护的机会。因此,成千上万的中国人非法进入美国并滞留不归。这里面包括已经被捕的7.2万人,其中至少有3.9万人被裁定要遣返,但他们被释放后并未被遣返。

《国家周刊》报道说,美国国内的移民改革呼声,包括要求大赦等,进一步刺激了偷渡。许多华人传说,美国每过四五年就要大赦一次,只要进入美国,总有一天会被大赦,这也是偷渡无法制止的原因之一。

黄克锵则认为,无论执法当局如何扫荡非法移民,仍然很难遏止偷渡风潮。因为“你有状元才,我有老千计”。而且一些被遣返者尚未还清数万美元的偷渡费,在巨额债务的重压下,除了重新偷渡来美打工还债,别无选择。

华人非法移民遭遣返后重新偷渡美国由来已久。如1993年震惊世界的“金色冒险号”偷渡船事件,曾有111名华人偷渡客被遣回原籍,其中60多人后来都从福建再度偷渡来美,大部分人很快还清偷渡债。

福州人在美“搞活经济”的本事有目共睹,他们在异乡胼手胝足打拼,创造了经济奇迹,纽约九成以上的中餐外卖店都属于福州人,他们还有许多连锁企业,除了拿手的餐饮业,还进军运输业、建筑业、超市业及各项服务业等。纽约华埠的东百老汇大街,成为著名的“福州大街”。三步一家、五步一店,生机勃勃。福州人的经济实力和活力,令人刮目相看。近年不少福州人跻身纽约高级住宅区。

遣返非法移民美国梦碎由一起去留学 ( www.177liuxue.cn )编辑整理,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