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订阅本站
一起去留学加拿大留学生活 → 海外趣谈留学生在海外的80种折磨

海外趣谈留学生在海外的80种折磨

www.177liuxue.cn 来源:大江网 发布时间:2009-12-8

A女士除了做餐馆,还与好朋友B女士合作另外的生意。后来,与B女士也因为钱银纠葛闹翻了。这次A女士想退股,但B女士坚决不同意。因为担心A女士退股后,泄漏商业秘密。A女士为了逼B女士拆股,给她丈夫的公司传真匿名信,说A女士有婚外情。B女……

钱的话题本是清高之人不屑提起的,但移民温哥华却使这个话题变得不可回避。没有很多积蓄的移民要面临在新环境生存的压力,要在没有水的地方挖出水来;带来了很多积蓄的,在坐食山崩的担忧下,也不能像在中国那样轻松愉快。除非大富大贵,否则很难不面对经济压力的困扰。

贪字往往变成“贫”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很多新移民对这句“名言”的体会比在国内时深多了。

在不忧柴忧米的情况下,钱不是一个问题,有人甚至会发出“金钱于我如粪土”的豪言。但温哥华却让很多人英雄气短。有人这样调侃自己初到温哥华时的窘境:“吃了上顿没下顿。”

在温哥华,也常见到这样的情况,住大独立屋,开最新款奔驰的人,去餐馆做一份洗碗工,或是在加油站打工。他们并不是缺钱,只是在没有进账的情况下,内心有一种不安全感。

在中国从来不买六合彩的人,来加拿大后也会买点彩票试试运气。“这可能是在加拿大唯一的发财机会了。”买的人调侃地说。中了彩以后怎么花,怎样生活也是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有统计数字表明,中彩票大奖的人,5年后的生活比中奖前更窘迫。大家对此将信将疑。

一个移民朱先生讲了他的一位朋友中奖的故事。那位朋友在十几年前中了200万元。这在当时是一笔大钱。那位朋友买了一幢房子,一个车子,又买了一个连锁旅馆。除了车子付的是全额款,房子和旅馆付的都是首期。以为自己家生活有保障了,生意又让财富源源不绝。但人算不如天算。旅馆装修通不过验收,期间工人又罢工了,本以为旅馆挣的钱可以供应旅馆及房子的供款,但计划受阻。银行把旅馆和房子都收回去了。那位朋友中奖两年后被打回原形,只剩下一部车。知道中奖后容易千金散尽,新移民们就很热心地探讨安全使用巨额资金的办法。

移民之后,很多人都面临钱银的考验,在婚姻、友谊和钱银纠葛面前,因财失义的事,时有发生,都未必如想像般牢不可破。

移民温哥华部分人也经歷的关于钱的故事,而在处理钱的问题上,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本质,也可以探出友谊亲情的虚实。

打两份工赚钱寄中国养妻

很多“空中飞人”家庭的模式是,男的在中港臺赚钱,女的带孩子在加国生活。与很多家庭相反,timothy在加国赚钱,妻子带孩子在中国生活。

技术移民来加拿大后,30多岁的他就找到了一份中国人公司的文员工作,收入不高,但好歹是个文职。为了增加收入,他在业余时间做兼职。先是在快餐店做收银,打的是夜班的工,后来发现白天再上班太困了,就放弃了。

家里装修时,他跟做装修的小老板聊天,发现做屋顶工不错,就让那个小老板带他出去干活,还介绍了一个朋友一起去。做屋顶工,不累,但有危险。有些屋顶是平的,也有些屋顶是斜的。那天他们做的是斜的屋顶,还是三层楼。他们做的工作是给屋顶订边。蹲在屋顶的边上,往下面一看,还真有点心慌。“没有保险。”他说。他和一起来的朋友并没干什么技术性的工作,只是帮助小老板烤沥青。因为没经验,timothy第一天去还穿了一双新的白球鞋,沥青把鞋子滴得面目全非,看了直心疼。

小老板很照顾他们,重活都是自己干,比如扛一大卷沥青纸上屋顶。干了两天,timothy得了200元现金。“看起来不少,但想一想并不多。说是工作8小时,实际上包括路上、准备的时间每天要10个小时,每小时就挣了10元钱。”他说。

小老板去外地干活了,就没人再找timothy做屋顶工了。他的一位朋友介绍他到一家按摩院做服务生。任务是递毛巾。他去了一个晚上,干两三个小时,挣了几十元小费。虽然赚钱容易,但他看到来的人有些像黑社会的,做按摩的有男有女,一个晚上就能赚几百元,不像是在做正规按摩的。他说:“我不是出淤泥而不染的人,这样的环境还是避开吧。”他就没再去打工了。

下班后干什么?他觉得如果不干一份兼职简直是浪费时间。“挣不了多少钱,也比在家闲好。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他说。他又到一家商店打周末工,活不累,还可以练英语

这样没有娱乐、没有休息日地干下来,timothy没有留下多少钱,因为他挣的钱除了生活,就寄回家给老婆孩子了。“我妈妈也需要寄钱,但我没钱寄了,很惭愧。”他无奈地说。

在中国不缺钱移民以为会发财

来加拿大后,让timothy感觉最深的是钱的重要性。在中国时,不缺钱,他在经济上没有太多的考虑。来了加拿大,收入太低,钱就成了大问题了。他觉得,在加拿大发大财不可能,但多赚点还是有可能的。现在,他又找到一份英语教师的兼职,每小时60元,只是在周末做。感到未来有点希望了。

太太觉得加拿大很难赚到钱,不愿意来。他在想,如果没有稳定的高收入工作,入籍后,他就打算回中国去了。

他也有点担心回中国的日子。中国物欲横流,他挣的钱不一定会让太太满意。太太已经觉得他不可依靠了。

朋友合伙不欢而散

“以后打死我也不与人合伙了。”痛定思痛,cathy这样对记者说。采访是在她新开不久的餐馆里,现在她一个人投资,“能做多大就做多大吧。”一遇到钱的问题,本来非常好的朋友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合伙做生意,让一个人的本质大大暴露出来了。

她来温哥华第一次做生意是做美容院,与一位好朋友a女士合伙。她们说好了,每人每月发工资2000元,年底再分红。开始时,两个人都到店里做事,生意也不错,两人关系也没出什么问题。后来,a女士买了一家餐馆,就没时间来美容院了,cathy一个人忙里忙外,拿2000元工资,a女士根本不露面,也照拿2000元。cathy心理不平衡了,多次与a女士商量,她不来店里,能否不拿工资,只拿分红。a女士坚决不同意,cathy就想卖店了,a女士也不同意,cathy想让她买自己手里的股份,a女士还是不同意。忍了一年,cathy忍不了了。朋友给她出了个主意,她不来美容院,你也不来,生意亏了,她就会同意卖店。于是,cathy就一个月没来美容院,老板不在,生意果然亏了。a女士这才同意卖店。卖店很顺利,接到offer时,cathy高兴地告诉了a女士。没想到,当天晚上,美容院里的机器和护肤品库存全被人拿走了。凭直觉,cathy认为是a女士拿的,但a女士不承认,指天发誓说:“如果是我拿的,我出去就会被汽车撞死!”看她发这样的毒誓,cathy就信了。当时在场的还有a女士的一个好朋友b女士。美容院如约卖出去了。不过,买店的人见机器和库存没了,就扣了这些费用。

后来,cathy开了一家餐馆,a女士除了做餐馆,还与好朋友b女士合作另外的生意。后来,与b女士也因为钱银纠葛闹翻了。这次a女士想退股,但b女士坚决不同意。因为担心a女士退股后,泄漏商业秘密。a女士为了逼b女士拆股,给她丈夫的公司传真匿名信,说a女士有婚外情。b女士丈夫工作的公司是西人公司,同事看了这样的传真觉得匪夷所思。

这是b女士就来找cathy诉苦,还告诉cathy当时卖美容院时的实情。那天晚上,是b女士陪a女士来美容院拿走机器和库存的。a女士当时告诉b女士,拿的是自己的东西。b女士非常奇怪她为什么可以发毒誓说自己没拿。问a女士,a女士说:“我用被车撞死发誓,也不会真的被撞死。”cathy很生气地说:“她发毒誓就这么随便,真不知哪句话可以相信。也不怕遭口孽有报应。”

cathy回忆开美容院的往事,觉得自己在钱的问题上也经不起考验。如果不是计较每月a女士白得的那2000元钱,自己轻轻松松,每月就有4000至5000元进账。不用像现在这样做得那么辛苦。

最近发生的事更使cathy体会到人不能太贪心。她在三年前买了一种股票,当时在每股0.25元买的,后来两股并一股,每股成本变成了5毛钱。最近涨到3.1元了,cathy很高兴。刚好一位朋友赌输了,急需要钱用,承诺她相当高的利息,她就把股票卖了,把钱借给朋友了。但没想到,卖了股票后,这个股票在半个月内翻了3倍,涨到了每股9元。她哭了一夜,觉得自己没赚到这笔顺理成章该赚到的钱,是因为太贪心。

同样道理,据cathy了解,a女士那么机关算尽,也没有赚到钱。a女士开的餐馆原来的厨师,现在在cathy的店里做。据厨师说,a女士餐馆里用的是菜场收工前卖的剩菜,有很多菜是烂的,6元钱一筐,摘都摘不清,只好就那么炒了。她做的旅行团餐,会将上一个团没吃完的菜,拨到一块给下一个团吃。她做人参炖鸡腿,并不是真正炖过的,而是将鸡腿烫熟后,放到早已煮好的汤里,加一条人参。投机取巧并不会让她发财,a女士的餐馆开到最后,连一个客人都没有了,厨师也跑了,只好关门。

“能赚多少钱是一定的,要按自己的能力做事,不用赌的心态乱拼。挣多少钱就花多少钱,如果贪心,钱就会没了。”cathy从过往经歷中得出这个结论。

好老伴比钱更重要

来温哥华10年,cathy在经历很多关于钱的故事中,也有令她感动的人和事。让她一生感谢和尊敬的是一位老伯伯,她过去在美容院工作时的老板。老伯伯80多岁了,有两年的时间,她受僱每天到老伯伯家里,给他按摩脚。老伯伯虽然很有钱,但很寂寞,儿女大了很忙没空陪他,太太不愿意跟他说话,喜欢自己看电视。他自己整天都坐在书房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每天,他就盼cathy来跟他说说话。“老伯伯很可怜,因为肚子太大,大便完了自己擦不干凈,又整天坐,肛门都烂了。”cathy帮老人将伤口清理干凈,再涂上药。她照顾了老人两年。老人把她当亲人一样。

在她要开美容院时,老伯伯帮她出了一笔钱。他怕儿女不同意,就自己出去,到银行的柜员机取钱。因为走路不稳,在取钱时,跌了一跤,还撞到了头,钱还掉了2张。当他头上撞了个包,抱钱,将钱交给cathy时,cathy感动极了。

“老伯伯帮人不求回报。”cathy说。有人以为她和老伯伯有什么私情,老伯伯才那么帮她。cathy说,老人走路都有困难了,什么欲望都没有了,只是想找人陪说说话。老伯伯跟她说:“我是在等死。”她听了觉得很心痛。从老人的生活,cathy也了解了一个道理:光有钱没用,老了有个好老伴一起说说话,比钱更重要。

贫贱夫妻百事哀

移民加拿大,与在中国的丈夫分居两年后,cecilia还是离婚了,因为她觉得丈夫负不起家庭的责任,有他比没他日子更艰难。“这个包袱不是我背得动的。”回忆起她失败的婚姻时,她无奈地说。

当初结婚时,朋友们都不看好他们的未来。丈夫家在农村,兄弟姊妹5个,家里像重灾区一样需要援助。cecilia家是普通知识分子,没有负担,但也没有太多余力帮他们。但为了爱情,cecilia还是义无反顾地嫁给丈夫了。那时流行一首歌:“你一无所有,我就跟你走。”挺浪漫的。

婚后不久就出了问题。她丈夫不让她买化妆品,也不能买好衣服。说:“你不能跟人家比。”结婚后,她经济地位大大下降了,不能跟同学同事比了。她打烂了一个热水瓶,丈夫就大发雷霆。丈夫的亲戚经常到访,住在他家,想在城里找活儿干,很长时间不走。她家本来就挤,不断有客人,就更拥挤了。丈夫的弟弟妹妹有的考到城里读书,有的来城里找工,她家也成了客栈。她这才知道,婚姻是两个家庭的结合。人是社会动物,嫁给一个人,就接手了他所有的社会关系。想一想家里川流不息的穷亲戚,她很气馁,有时出去买菜,在外面逛了过去,不想回家了。

为钱争吵情爱变色

应了“贫贱夫妻百事哀”这句老话,她和丈夫不断为琐事和钱银问题争吵,原来甜蜜的情爱也褪色了。她觉得丈夫不体谅她,没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丈夫觉得她嫌贫爱富,是个庸俗的人。后来,cecilia开了一家小公司,赚了一些钱,丈夫还是在过去的那家国有企业做,收入不到cecilia的三分之一。丈夫的家人亲戚不断上门常住,付账的基本上都是cecilia。

为了躲开这些穷亲戚,也为了孩子的教育,cecilia办了移民。丈夫听说加拿大找工作难,登录后就回国去了。他在国内早也下岗了,与朋友合开一个公司,做一直亏本的生意,把家里多年的积蓄全赔光了。

cecilia来加拿大后,找的工作收入不高,还要养孩子。心情变得很坏。“在国内时,没太觉得老公挣多少钱重要,到了加拿大,女人们都在比丈夫。最羡慕的是谁找了个好老公。”她说。在家里经济一直面临崩溃边缘时,cecilia开始在长途电话中不断地抱怨丈夫。那时她非常脆弱,家里的存折曾经只有一千多元钱了,要交房租,还要买菜,孩子基本吃不到零食。

为了省钱,cecilia有时还会光顾二手商店买衣服、日用品。丈夫在越洋电话的那一头,除了嘆气,就是暴跳如雷,说:“你就知道要钱!不关心我的死活!”

“我找了个没肩膀的男人,有问题的时候总让我一脚踏空。”cecilia说,“如果我自己够强大,是女强人,也许我可以负担丈夫和他的家人,或者我特别有爱心,有奉献精神,愿意与他的家人均富贫、共患难,这个婚姻还可以存活。但我来加拿大后,发现自己也没什么本事,生存都有困难,特别需要找一个肩膀靠一靠。”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中国有这样的一句老话,清高的人会觉得太实际了,但如果除了无尽的劳役,火中取栗般的舍己为人,什么也得不着,这样的婚姻还是让人沮丧莫名。“我觉得婚姻关系中的金钱责任,最低要求是两个和尚抬水吃。不能一个人挑水,另一个人吊在扁担上打滴熘。”cecilia说。

离了婚,cecilia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毕竟,现在可以一个和尚挑水吃了。

合资房产房子自己名字

文女士与朋友合作投资买房子,朋友告诉她投资潜力如何好,她就动心了。把自己所有的积蓄3万元都交给朋友去投资。后来发现,朋友买房子没写她的名字。要求加名字,一直被拖。想把钱要回来,回答说没有钱。后来发现,那位朋友把自己家人的钱也拿了,买房只写她自己的名字。房子没升值,砸手里了。文女士花了两年时间,才把自己的钱要了回来,还少了5000元,认亏了。

海外趣谈留学生在海外的80种折磨由一起去留学 ( www.177liuxue.cn )编辑整理,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