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订阅本站
一起去留学教育资讯 → 阳光灿烂的日子

阳光灿烂的日子

由用户“123oeizuro5lp2”分享发布 发布时间:2010-08-31 21:24:11

如教“组胚”的周国民教授,教解剖的郑黎明副教授,教生理的朱依纯教授,教免疫的秦慧莲副教授,教寄生虫学的毛佐华副教授,教儿科学的桂永浩教授,教神经病学的吕传真教授,教诊断学和血液病学的林果为教授,教诊断学的王申生教授,教抗生素的张永信……

朱力榕,女,1995年考入复旦大学医学院(原上海医科大学),1996年以年级第三名被选入七年制学习

1999年选为上海医科大学学生会主席。1999年和2000年被评为上海市三好学生。2001年赴美攻读博士学位。

我小时候对医学的兴趣很大一部分是源于母亲。她想成为像外公一样的医生,但这个梦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文化大革命”彻底粉碎了,因此她特别希望我能够续她的未圆之梦。于是,我儿时的玩具里就有妈妈买的小听诊器,小注射器,小体温表。稍懂事后,我对医学的崇敬和向往之情源于外公的言传身教。他在解放前开有一家私人诊所,常常对穷苦病人不收诊费,甚至倒贴药费。他退休后则常常以他精湛的医术为亲朋好友邻里街坊免费诊疗。大家都非常尊敬他,这些无不令我深深体会到成为一名好医生是极其高尚和伟大的。在苏州中学读书时,我迷上了生物学,而医学可以说是生物学的一门应用科学,这更使我坚定了读医学院的决心,我的高考志愿填的全部是医学院。记得当时对于第一志愿报哪个医学院颇有一番考虑,我的班主任认为我的成绩能考上协和,可我认为上医要离家近些,北京太冷太干,担心吃不惯,于是就填了上医。

1995年我拿到上医录取通知书,那个暑假对全家来说无疑是极其快乐的。那一年是中国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大学自费制度的第一年,上医一年的学费是2300元。当我正要把父母给我准备的学费交给报到的老师时,老师说我只要交800元,因为我拿了新生二等奖学金1500元,当时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上医是个鼓励学生好好学习的地方。

我1995年进入上医读书时,虽然那时的上医已经不再是解放初的上医,拥有当时占据了全国半壁江山的一级教授,但是,我还是遇到了许多出色的老师,特别是在第一学年我以全班第一名,五年制第三名的成绩被选入七年制学习后,学校给我们七年制学生配备了全校各系最强的师资。老师们上课时深入浅出,条理清晰,把枯燥而又抽象的医学理论讲解得极为透彻易懂易记,如教“组胚”的周国民教授,教解剖的郑黎明副教授,教生理的朱依纯教授,教免疫的秦慧莲副教授,教寄生虫学的毛佐华副教授,教儿科学的桂永浩教授,教神经病学的吕传真教授,教诊断学和血液病学的林果为教授,教诊断学的王申生教授,教抗生素的张永信教授,等等。他们在传授知识的同时,还教给了我们良好的逻辑思维习惯,我上课时往往就能把老师讲的内容记住,下课后不必再复习。直到今天,在出国四年后,每当亲戚朋友们咨询我一些疾病的病因、诊断和治疗时,每当我做的科研课题需要运用临床知识时,每当我和我的导师在讨论一些解剖知识或者疾病时,我总能侃侃而谈。上医还十分注重对我们进行专业英文的培养,以利于我们以后阅读英文文献,及时吸收国外最先进的东西。我们七年制的解剖学用的是英文教材,我们的免疫学是由秦慧莲老师用英文讲解的,我们每次考试都有10的题目是英文题。我在上医多次获得奖学金,并当选校三好学生,在1999年和2000年,连续两次被评为上海市三好学生。我所取得的这些优秀成绩既是自己数年如一日刻苦学习的成果,同时也是与这些老师们出色的教学工作密不可分的。

阳光灿烂的日子由用户“123oeizuro5lp2”分享发布 ( www.177liuxue.cn )编辑整理,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