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订阅本站
一起去留学教育资讯 → 在清华,我只是个平凡的女孩

在清华,我只是个平凡的女孩

www.177liuxue.cn 来源:先锋教育网 发布时间:2010-07-04

关键是大学中的努力与坚持。 再过几个月,扬州女孩周林,就要进入清华大学的建筑系研究生院,开始自己的研究生生涯了。提起高考,这位2006年的女状元淡淡的笑了笑:“现在想起来,那已经是非常久远的事情了。” 在清华,我很平凡 毕业于……

28年间,他和儿子先后成为扬州高考“状元”,人们认为这是他把经验传授给了儿子,但他却认为——

高考成“状元”,实在太偶然

张凯,扬州大学物理学院电子教研中心主任。1979年扬州城区高考“状元”,进入浙江大学无线电专业。

他的儿子张继哲,2007年扬州市高考“状元”,进入清华大学自动化专业。

父子二人,相隔28年,先后成为高考“状元”,算是一段佳话。

[“状元”心得]

高考只是考的智商,要想成长成才,还需要很多。

“还是算了吧,算了吧,我不知道说什么,还是找其他人吧。”最初,张凯并不愿意接受采访,这既是因为他素来沉默低调,也是因为他深感夺取“状元”,“偶然因素太大,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成为状元,偶然因素很大

1979年的高考,改变了许多中国读书人的一生。

据当时的媒体报道,张凯是1979年扬州地区高考“状元”。对此,张凯纠正道:“其实当时只算了市区的几所中学,只能说是现在市区的状元。”整个扬州地区的排名,他并不清楚。

然而,事隔31年后,对当年的“无上荣誉”,张凯起初并不愿多谈,谈起后,却也是简单地归纳为一句:“偶然因素很大。”

他如此解释自己的想法:不管是高考,还是其他考试,排在前面几名的许多人,大家在实力、水平上都相差无几,没有明显的层次等级之分。而最终决定名次的,就是诸如临场发挥、有无遇过类似题目等偶然因素。

当年,张凯所在的第六中学中,除他一举取得了“状元”之衔外,城区第四名也被他们学校的一位女生获得,是当年市区各中学中成绩最好的一家——即便是扬州中学,也输给了他们。

但是,对于当年的“手下败将”,张凯却不无羡慕地表示:“应该还是扬州中学的学生在综合素质方面更胜一筹。”第六中学作为现在的市职教中心前身,在当年的市区中学排名中并不在前列。之所以能有如此成绩,主要在于“当时学校把最好的师资全部集中在了一起”;现在来看,这不免“太过于应试教育了”。

张凯坚持认为,这些偶然因素或许可以一时间给某个人以荣誉,却并不足以决定其一生的成就。

大都转行,成就多不在学术

话虽如此说,但依目前的发展来看,当年的偶然因素至少改变了两个人的人生轨迹:一个是张凯,一个是当时他并不认识、而后同为浙江大学校友的一名毕业于扬州中学的考生。

事情是这样的:在那年的志愿填报中,来自扬州中学的陆先生和张凯同时瞄准了浙江大学无线电系,在当年,这属于炙手可热、红得发紫的热门专业,整个江苏省,也仅有两个名额。

对于屡在全省各类比赛中获奖的扬中优秀学生陆先生来说,能获取这样的名额,本是有如囊中取物般轻而易举。但是很快,这个梦想随着张凯的“凯旋”而化为泡影——由于几分的差距,陆先生在这次较量中败下阵来,最终进入浙江大学的精密机械专业。

这次变故,让陆先生牢牢记住了这个比自己小一岁的小个子男生,并且“不打不成交”,最终成了一对好朋友。

如愿进入了无线电专业,经过4年的学习,毕业后,按照当时国家对独生子女的优惠政策,张凯被分配回到了家乡扬州,“对口就业”,从事起物理教学工作,一干17年,现在是扬州大学物理学院的电子教研中心主任。陆先生则抛开专业,进入机关单位,做了一名公务员。

张凯也曾看到网上关于历年高考“状元”成就的调查报道。看后,他有些自己的想法。他说,他当年的同学、好友里,不少都是各地的高考“状元”。这些人中,像他一样,还从事教学科研工作的,已不足一成。更多的都是另有所好,或是进入了国家机关,踏上从政之路,或是因缘际会之下,以技术进入企业,而后做起了经营管理。

从政的,目前还不好说。从商的,张凯说:“当时我们班上一个最优秀的学生,读到博士,但是没读完,就下海了。现在是澳大利亚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板,身家不菲。”

高考只考智商,成功还需情商

张凯认为,人们对于高考状元似乎寄予了过高的期望。而事实上,“高考只是考察了考生的一个方面,也就是我们说的智商因素。但是,进入职场,进入社会以后,所凭借不仅仅是智商,还有毅力、情商等因素。高考取得个不错的成绩,只能说天资这块够了,但是,其他的,不得而知。”

这一认识贯穿到了他对儿子的教育当中。2007年,张凯的儿子张继哲成为当年高考状元,进入清华大学自动化专业。在外界看来,相隔28年父子先后成为高考状元,既是一段佳话,同时,这本身又有必然联系:父亲将当年的学习经验传授给了儿子。

张凯却再三否认,孩子的学习,他们其实很少过问;如果有的话,也就是“为儿子营造了一个好的大环境,培养了好的学习习惯”。

张继哲目前已快大三毕业。对于孩子的将来,张凯也没有要去干涉的想法,他说,按道理肯定是要读研的,但孩子长大了,一切都看他自己。

之所以如此,既是因为“强扭的瓜不甜”,同时,也是因为他坚持认为,只有把人生交给孩子自己去把握,才能学到更多东西,更能有助他成长成才。

张凯举了个例子,清华大学虽然吸引了大批的高考尖子生,也培养了大批的人才,但是,每年也都有一部分学生惨遭淘汰。某省的高考“状元”和他儿子读一个专业,“目前的状况就不太好”。

正是如此,作为扬州地区高考“状元”的老前辈,他对于当前热炒的“状元”,并不以为然,建议“还是应该尽可能地冷静处理、报道”——虽然许多家长和市民都希望知道他们的身世和“成功秘诀”。对于中考“状元”,他尤其感到要慎重,“孩子还要再读3年书,过很多关,还有很多变数。”记者苏扬

周林,2006年扬州理科高考“状元”。现就读于清华大学,即将读研。

[“状元”感言]

进入大学后,就知道“状元”没什么大不了,关键是大学中的努力与坚持。

再过几个月,扬州女孩周林,就要进入清华大学的建筑系研究生院,开始自己的研究生生涯了。提起高考,这位2006年的女状元淡淡的笑了笑:“现在想起来,那已经是非常久远的事情了。”

在清华,我很平凡

毕业于翔宇集团宝应中学,作为市里首屈一指的尖子生,高考成绩689分,得知成绩时,曾有好些老师为周林惋惜,遗憾她没能拿到全省的高考最高分。

开朗乐观的周林却不这么看:“我觉得自己的成绩刚刚好啊,江苏是文化大省,它的‘状元’应当具备全面、丰富的素质,我还远未达到。这一点认识,在我上大学之后,每一天都体会得更深,身边的同学们都太优秀了!”

尽管如此,周林还是感激高考,正是这一次人生中最意义非凡的考试,把她送进了那个“自己最想去的地方”——清华大学。

采访中,周林总会不时的提到两个词,“贫乏”与“平淡”。她说和老师、同学们比起来,自己的知识是“贫乏”的,和毕业学长们轰轰烈烈的生活生活比起来,自己的经历是“平淡”的:“在清华,我很平凡!”但是,大学毕业时,她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本校研究生;暑期实践中,她获得了团队金奖、铜奖;还有团支书等学生干部职务……这一切展示了周林“不平淡”的一面。

“吐血”经历让我成长

刚进入大学的第一个暑假,周林就积极参加了关于旧工业遗产改造的实践活动:在学习德国鲁尔区范例的基础上,调研杭州、上海、北京三地情况,从申报立项时去作presentation起,周林就开始预演答辩流程,讨论当时应用的表述方式和措辞,猜测评委可能的提问,“一段话一下午就练了十多遍。”此后,和队友、老师们不辞辛苦的辗转于三个城市之间,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十点多十几个小时的工作强度,一天修改了几万字的论文,回到寝室后,又要撰写支队总论文到半夜三点多。

因为修改工作需要理顺逻辑,将各人报告的侧重点体现出来,让总论文中内容要全面,格式的统一和标准化等繁琐的工作,也落在了她的头上。周林在工作中,不断的向老师、同学请教。

用她自己的话形容,那段生活“非常吐血”,功夫不负苦心人,这段“吐血”的实践让她们的获得了校铜奖。此后第二年的暑假,她又参加了绍兴新城建设和旧城保护调研实践,有了前一次的经验,无论是专业深度,还是答辩现场表现,周林都有了很大的提高,这一次,她的团队一举夺得了校金奖。

坚持着4年前的习惯

正是这两次非同一般的经历,让周林第一次深刻地意识到,要获得任何荣誉,都必须做到各方面的完善。甚至包括事先向评委们推介自己的活动。“当然合作也非常关键,这种调研型实践的整体思路是与指导老师及队友们讨论了很多后总结出来的。因为答辩时还需要展板、ppt等材料,所以小组成员们各有各的任务。”周林坦言,经历了这两年强大的脑力劳动之后,自己高年级的专题型学习,变得轻松明了了许多。

紧张丰富的大学生活就要结束了,周林以全系前1/3的排名,被成功保送本校,研究生生活,被她归结为是“兴致盎然东张西望的日子结束,我要开始朝选定的方向冲刺了。”现在,周林依然和四年前一样,保持着每天早晨7点之前起床,晚上到操场跑几圈的习惯。她说,四年下来,到了本科生毕业,自己已经大致知道了,什么是自己可以做好的,什么是应当放弃的。这些坚持,已在不知不觉中渗透到了生活中最细小的方面,改也改不过来。记者冯萍

他成为最成功的扬州高考“状元”之一

“状元”跻身华尔街精英榜

江平,45岁,他是首位在华尔街年收入超过5000万美元的“百位顶尖交易者”中出现的华裔。在这些众多的光环之下,他还有一个小小的光环:1981年扬州地区高考状元。

成功奥秘:“聪明 勤奋”

江平是靖江人。1978年,不到13岁的他来到扬州中学住校读高中。3年后,他以1981年扬州地区高考状元身份进入中国科技大学化学系读书。

1989年,江平来到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化学博士学位,1993年毕业后,进入斯坦福大学攻读金融学博士,随后进入李曼兄弟公司拉美外汇交易部工作。2005年3月,他加盟赛克公司,当年就成为赛克最出色的基金经理之一。

江平在扬中的同班同学周祥玉先生1994年去美国工作后,进入了江平的团队,和他一起工作战斗多年。他归纳过江平成功的奥秘,其答案十分简单:“完全就是‘聪明 勤奋’,他兼具了这两方面的优势”。

江平本人也多次对人说过,他的成功与在扬中的学习是分不开的,那段时间的学习使他在处理问题的方法和能力等方面得到了锻炼,打下了扎实的基础,而这也正形成了他超乎常人的地方。

江平在写给扬州中学的一封题为《三度春秋,一生感动》的信里说:进校时,他的数学水平只算中等,在选拔测试中,他的成绩不到70分,落到了学校的选拔标准之外,进不了数学兴趣小组。但其数学老师周老师仔细分析他的答卷后,觉得他的基础比较扎实,只是缺乏一些解题技巧,破例把他吸收进了数学兴趣小组。

由此开始,高效率的训练最终使他的数学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他在大学里很早就能自学完成微积分、微分方程、概率统计、复变函数、数理方程等课程,后来不管是从事量子化学研究,还是构建金融衍生物模型,数学一直是他的强项。

比巴菲特投资中石油还早

作为一个掌控十几亿元投资的基金经理,江平每天工作相当紧张。他每天早晨4时前起床,然后打电话了解全球市场动态。他说,自己“每天只睡四个半小时,但精力充沛”。

江平一直关注祖国的经济发展。2001年,他研究在海外上市的中国公司,发现中国公司的股票被严重低估,毅然对中国最大的石油公司中国石油进行投资,这比巴菲特投资中国石油还早。

2005年,中国股市持续熊市,投资者怨声连连。江平却敏锐地意识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投资机会已来临”。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正确,他投资中国股市获利颇丰。

江平现在的投资团队有20人,“团队以中国留学生为主”。他们分别在纽约和上海办公,在全球范围内投资股票、债券、外汇和石油等。记者苏扬

在清华,我只是个平凡的女孩由一起去留学 ( www.177liuxue.cn )编辑整理,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