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订阅本站
一起去留学教育资讯 → 教师之友 看到、听到和想到的

教师之友 看到、听到和想到的

www.177liuxue.cn 来源:流动的思想灵魂的翅膀BLOG 发布时间:2010-06-16 4:50:18

关于“专业化”,我想到的是:教师的专业成长需要有个过程。如果说,过去教师强调“敬业”,这方面我们做得还不错的话,在“精业”这个层面,我们一些年轻教师自身功底很不错的话,“专业”的层面就需要大大加强——教师的专业要靠学养,然而这仅仅是……

徐州归来,于繁忙工作之余,一直关注着网上讨论一一如此密集而强烈的反响,虽然在我的意料之中,但它们仍然和我刚刚亲历的青年论坛一样,不断地冲击着我,给我带来很多反思和鼓舞。

对比参加过的各种形式、各种级别的会议。这次论坛是最特别,因而也是最令我难忘的一次。和很多与会者一样,论坛独特的形式和质朴的内容,让我们相对僵化和封闭的内心,受到了强烈震撼。原来,只要我们愿意,只要我们付出真诚,一线教师,真的可以成为教育论坛的主角——这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此次论坛主题为“教师专业成长”一一这不新鲜。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参与对话的并非专家、学者,而是来自一线的普通教师。他们的思考或许稚嫩,他们的见解或许粗糙,但他们是常年累月耕耘在大地上的人,他们的哪怕是稚嫩粗糙的点滴思考,其价值也远远胜过脱离实际的坐而论道。于重重束缚中,激活一线教师的思维,于千难万苦中为一线教师成长鼓劲,是论坛的初衷——网上的激烈争论告诉我们,这个目的已经达到。

有意无意之间,我们已经习惯了长期形成的一言堂式会议。对于大多数中国人而言,开会,其实就是“听”报告,只要带上耳朵就行。“质询”、“对话”、“争论”,我们听说过,却很少看到。但这次会议不一样,无论你是教育学博士还是普通教师,是校长还是活动主办者,你的发言都必须接受听众的质疑。这真是一个严峻的挑战,我们看到,有的发言人像鱼儿被煎一样的紧张,可是,没有一个人会嘲笑他们,因为听众们感受到:自己存在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带来了耳朵和掌声,当他们可以挑战的时候,他们聆听和思考的积极性必定空前高涨,所以我们看见了抢话筒,所以我们听见了对长篇大论的喝倒彩——就算我孤陋寡闻吧,反正这样的会议,我是第一次见到。在他们的对话中,我感到惊喜和神奇——有如一个在庭院里长大的人,来到了非洲草原,突然看见飞奔的斑马和狮子。数日以来,思绪不停地旋转,答案不停地涂抹,认识不断地提升。

是的,论坛有一些缺陷,但我们相信,只要有了这份真诚、这份执着,在下次,在下下一次,我们会逐渐走向深刻。面对真诚,任何有良知的人,都将耻于说谎,所以在课堂结束后的对话中,我毫不介意告诉大家我的真实感受:“听听他说的有道理,听听他说的也有道理——我困惑了。可这困惑,就是收获。”

收获没有因为论坛的闭幕而结束。你方唱罢我登场,网上讨论在论坛结束的第一时间就开始了。这是思想的交流,这是语言的磁撞,最“点穴”,最犀利的批评,往往来自要好的朋友之间。比如沧海月明“忧喜参半”的评论,比如铁皮鼓对看云过度追求完整性的批评。在跟帖和短信中,我也听到对我的各种评价。这种批评,对于原本承受了压力才去登台的人们而言,是严肃的,疼痛的,而这严肃,这疼痛,恰恰是我们所需要的。大爱无情,我们需要这样的“呵护”,而且我们相信,受到教益的,绝不仅仅是置身于风暴中心的那些人,而是每一个参与讨论和关注讨论的人。因而,我们感谢这些真诚的人,感谢这次有价值的“精神盛筵”。

有一点共识,到现在已经取得,那就是:这次论坛的三节课绝对不能用“好”与“不好”作简单评价。现在课堂评价尺度已经没有标准答案——正在开始走向多元化了。新课程标准是尺度,学生接受程度是尺度,动态生成的效果是尺度——听课教师的主观感受也是一个潜在的尺度。教师个体认识有差异,自然得出的结论也不同,在这里,我要重复的,是我在评课时说过的话:我敬佩他们的勇气,因为这是我所不敢的。由于种种顾虑,我不敢挑起“重任” 迎接枪林弹雨前行——后来的事实证明,那真的是一场“课堂风暴”。

课堂风暴之后继之而来的是讨论风暴。很多未曾亲历的人,也从纪诺亚、沧海月明、铁皮鼓、吴礼明等众多网友的感受,及授课人的反思、回复中经历了那场风暴。而这些文字,这些印象,这些思考,都是在大家于期中考试和“补课”的间隙挤时间敲出来的。这是一群疲惫、忙碌、处于各种压力之下的普通人。没有真诚的感动,没有深刻的触动,没有“专业化”的渴望,怎么可能这样?

关于“专业化”,我想到的是:教师的专业成长需要有个过程。如果说,过去教师强调“敬业”,这方面我们做得还不错的话,在“精业”这个层面,我们一些年轻教师自身功底很不错的话,“专业”的层面就需要大大加强——教师的专业要靠学养,然而这仅仅是一个前提,更重要的是要把学养转化为教学过程的生产力——懂得教育学,触摸学生的心理诉求以及个性差异——懂得心理学……也许沿着这样的路前行,专业才真正称得上专业。

沿着这样的思路走下去,便产生了我以下一些还不太成熟的看法——

我们知道教育科学领域已经发生了重要的“范式转换”:开始由探究普适性的教育规律转向寻求情境化的教育意义。我们非常清楚,任何沉醉于对客观方法或技巧的追求实际上就是对人文科学精神的背离,我们需要时刻提防技术的迷惑。这三堂课已经作出了试图跳出技术的桎梏的努力(具体实例不再讲述,听课的人都有这样的认识)。

就本次论坛而言,我们需要的正是探询我们所体验的课堂情境所生发的教育意义,需要的是根据课堂原生的状态,把自己的部分旧有观念去遮蔽悬搁起来。我们知道,现成的话语,具有强大的力量,障蔽着我们创造性的思维,具有权力的性质,让我们在无意识里受它的统治。而这次“课堂风暴”,恰恰就是有意识地打破它的统治,恢复我们思想的创造力。从这个意义上讲,后来的论坛发出的自觉批判,就是一种良好的开端。诚然,对我们来说,这又需要具备反思力、洞察力和对课堂教学的敏感性以及对它的开放性的体认。我们无须回避弱化什么,也没有必要渲染强化什么,我们需要的就是这种深刻的反思和揭示新旧意识矛盾的勇气。

三堂课,体现了文本与意义之间的折射;凸显了个体经验的独特性的价值,展示了主体间的生活世界。看云于文本的平实稳扎,千千新的教学理念尝试,刘支书的创意的两个回合——他们始终对学生的当场心理和实践体验保持着敏感性,并充分关注和理解与孩子共处情境之中的教育意义。我人几乎看不到逼仄的问话,老师总是在与学生共同和文本对话中享受精神的愉悦。

课堂教学情节的基本过程实际上就是亚里士多德所说的“结”和“解”。结,就是悬念、危机;解,就是发展、转化。而课堂的行进,就需要矛盾,需要危机,需要揭示隐喻,这样才有转化。过去,我们不少课堂,看上去和谐统一、天衣无缝,“完美到令人遗憾”,实则这仅仅是在编织过去的痕迹,是观点的复制,只满足于把统一作为最终目标的成功,而缺乏课堂内在的紧张、观点的冲突和认知的矛盾。这种贬低个体自我效能感,偏重对他人设计成果的模仿或应用,将导致我们的学生失去自己的思考与语言。

是的,我们应该常常在课堂中经受“偶发事变”的震动,从而在精神的越轨中提升。我们当然需要寻求知行的确定性,但我们也需要对情感结构和认知结构的稳定性进行挑衅和责问。通过不平衡与平衡之间的基本矛盾以促成新的具有综合性及转变性的再平衡化的出现。我们的课堂既不是“跑马场”,也不能成为“避难所”,而应该成为“交往与对话”,心灵的碰撞,智慧的交锋,观点的张扬……如此,才能有所创造性,有紧迫感,有精神升华——这些,三节课都有所体现。

随着人们的生活方式的转变,教育也从线性的、序列性的、易于量化的秩序系统走向复杂、多元的、不可预测的系统的转化和过程中。因此,我们看到课堂中更多的是一般性的、生成性的目标,在鼓励学生不断地创造、互动的转化——因此,指望他们三个上出我们期望的,甚至是让他们“离开地球上天”,也是真难为他们的,也是不符合教学常规的。

教师之友 看到、听到和想到的由一起去留学 ( www.177liuxue.cn )编辑整理,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