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订阅本站
一起去留学教育资讯 → 鲁迅与许广平的爱情故事

鲁迅与许广平的爱情故事

由用户“123oeizuro5lp2”分享发布 发布时间:2010-06-03 1:02:31

这是一篇关于鲁迅与许广平的故事,鲁迅和许广平的故事,鲁迅的爱情故事的文章。时竟打断先生的话。但鲁迅认为她聪明,肯动脑子,有才气,颇怀好感。 1923年时的鲁迅 听了鲁迅的一年多的课,1925年3月,许广平很想给平时严肃

他是一棵独立支撑的参天大树,英勇抗击漫天风雨;他是一块坚硬的巨大石头,为中国现代文学和现代杂文奠基;他的笔是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在任何时候都锋利 ,招招致敌于死地!

鲁迅先生是一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文学巨匠,他带来的影响不可估量。他的名字跨越一个世纪,但震撼力丝毫未减。爱情需要的是热烈。鲁迅先生的文风却是以悲愤和冷峻著称,即使是论情说爱,仍然透露着悲愤的格调和冷峻的色泽,仍然不失批判的锋芒。在现代文豪中,他留下的关于爱情的文字,也是最少的一位,这也许更加的弥足珍贵。

在与许广平结识、相爱之前,44岁的鲁迅虽有名义上的妻子朱安,但一直过着一种苦行僧似的禁欲生活,打算陪着朱安这个“母亲的礼物”“做一世牺牲”。是许广平对他的敬仰、理解乃至热爱打开了封冻已久的心田。从1925年3月11日他们开始通信,一直是许广平以自己的勇敢和坚定打消了鲁迅的种种顾忌,终于明白表示:“我对于名誉、地位,什么都不要,只要枭蛇鬼怪够了”。这所谓“枭蛇鬼怪”,就是又有“小鬼”、“害马”之称的许广平。而在1925年10月许广平所写的《风子是我的爱》中,有这样的爱的宣言:“即使风子有它自己的伟大,有它自己的地位,藐小的我既然蒙它殷殷握手,不自量也罢!不合法也罢!这都于我们不相干,于你们无关系,总之,风子是我的爱……”1927年10月,鲁迅与许广平在上海正式开始同居生活,在旧式婚姻的囚室里自我禁闭20年之后,他终于逃出来了。对于鲁迅和许广平来说,这是他们生命中最有光彩的举动,鲁迅于1934年12月在送给许广平的《芥子园画谱》上所题的“十年携手共艰危,以沫相濡亦可哀”正是他们爱情生活的写照。鲁迅夫人许广平曾说过:爱情的滋生,是漠漠混混、不知不觉的,她跟鲁迅之间也是不晓得怎么一来彼此爱上了。实际上,他们之间的爱情发展是有清楚的脉络可寻的,他们之间的爱情异于他人之处,就是从

许广平在天津“北洋女子师范学校”毕业后,于1922年考入国立北

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简称女高师)。当时的校长是许寿裳。她对这所

学校很满意。由于许寿裳和当时的北大校长蔡元培是同乡又是知交,因

而女高师和北大关系十分密切:许多北大教师到女高师兼课,所发讲义

也和北大一样,北大每有学术讲演也允许女高师学生参加听讲。在许广

平就读的国文系,北大教师前来兼课的就有马裕藻、周树人、周作人、

钱玄同、沈尹默、沈兼士、沈士远等。

许广平是在1923年二年级时,才读到鲁迅授讲的中国小说史略课的。

开学第一天,对于这位写小说的赫赫有名的新先生,学生们都怀着“研

究”的好奇心。上课的钟声还没收住余音,同学们还没坐定,在嘈杂声

中突然一个黑影一闪,个子不高的新先生已走上了讲台。坐在第一排的

许广平,首先注意到的便是他那大约有两寸长的头发,粗而且硬,笔挺

地竖立着,真当得“怒发冲冠”的一个“冲”字。她一向以为这成语有

点夸大,看到这头发,也就恍然大悟了。那褪色的暗绿夹袍,褪色的黑

马褂,差不多成了同样的颜色。手弯上、裤子上、夹袍内外的许多补钉,

炫耀着异样的光彩,好似特制的花纹。皮鞋四周也满是补钉。

讲台短,黑板长,他讲课写字时常从讲台跳上跳下,那些补钉就一

闪一闪,像黑夜中的满天星斗,熠熠耀眼,小姐们哗笑了:“怪物,有

似出丧时那乞丐的头儿!”

然而,当他以浓重的浙江绍兴口音的“蓝青官话”开始讲课以后,

全教室却肃静无声了。从不知道的知识,经他娓娓道来,把大家紧紧地

吸引住了。而他常常在讲义外,讲一些例子,而在关键之处,他又喜欢

幽默地画龙点睛似地一点,引发全教室一片笑声。正听得入神,下课的

钟声响了。同学们都感到这一堂课,时间特别地短。还来不及包围着请

教,人已不见了,像刚才的一闪而进那样又一闪而去了。“许久许久,

同学们醒过来了,那是初春的和风,新从冰冷的世间吹拂着人们,阴森

森中感到一丝丝暖气。不约而同的大家吐一口气回转过来了。”多少年

后,许广平无法忘记那第一堂课。

当时也是女师大学生、后来成了女作家的陆晶清回忆说,对鲁迅有

过一个过程:未受教前很仰慕,很想看看他是怎样一个人;初受教时,

十分敬重,但有畏惧。看到他那严峻的面孔就有些怕。有时他讲了幽默

话引得我们笑了,可是当他的脸一沉嘴一闭,我们的笑声就戛然而止。

后来,逐渐察觉他并不“怪僻可怕”,才消除畏惧,不仅敢于和他亲近,

还敢于对他“淘气”,乃至“放肆”。

许广平就是敢于淘气和放肆的一个。她坐在第一排,好提问题,有

时竟打断先生的话。但鲁迅认为她聪明,肯动脑子,有才气,颇怀好感。

1923年时的鲁迅

听了鲁迅的一年多的课,1925年3月,许广平很想给平时严肃而又

亲切、熟悉而毕竟又陌生的鲁迅先生写信。学校里有些动荡,加上再一

年她要毕业了。她有一些问题和苦闷,希望能得到老师的指点。这事她

与同学林卓凤说了,林君为她壮胆,很赞成她写。

这第一封信她终于在3月11日写成。她用蘸水钢笔、黑色墨水、直

行书写认真地誊抄一遍,并郑重其事地设法在当天送到了鲁迅手里。她

在信的开头这样写道:“现在执笔写信给你的,是一个受了你快要两年

的教训,是每星期翘盼着希有的,每星期三十多点钟中一点钟小说史听

课的,是当你授课时坐在头一排的坐位,每每忘形地直率地凭其相同的

刚决的言语,在听讲时好发言的一个小学生。他有许多怀疑而愤懑不平

的久蓄于中的话,这时许是按抑不住了罢,所以向先生陈诉。”

信送出后,许广平很有点忐忑不安。26岁的她,平时晚上倒床就睡

着了,这夜她辗转反侧思量着自己的信。对于学校中的种种现象,她认

为是教育的失败,是青年的倒退。她写道:“先生!你放下书包,洁身

远引的时候,是可以‘立地成佛’的了!然而,先生!你在仰首吸那卷

着一丝丝醉人的黄叶,喷出一缕缕香雾迷漫时,先生,你也垂怜、注意、

想及有在虿盆中展转待拔的么?”她“希望先生收录他作个无时地界限

的指南诱导的!先生,你可允许他?”对于这些责问和要求,先生或许

不会恼怒,但他很忙,他会允许收下这么一个“无时地界限”的随时加

以诱导的学生么?她还认为,“苦闷之果是最难尝的”,不像嚼苦果、

饮苦茶还有一点回味。信中她竟提出:“先生,有什么法子在苦药中加

点糖分?有糖分是否即绝对不苦?”对这样的问题,先生是否会一笑了

之,不予回答。………不意3月13日一早许广平收到了鲁迅的复信。展

开信笺,“广平兄”三字赫然在目。开玩笑,她的绷紧的心弦一下就松

弛了。鲁迅的信写得很长,谈了学风,谈了女师大校中的事,又着重谈

了他的处世方法。关于“加糖”的问题,鲁迅也写到了:“苦茶加‘糖’,

其苦之量如故,只是聊胜于无‘糖’,但这糖就不容易找到,我不知道

在那里,只好交白卷了。”先生写得这么平易近人,她的忐忑不安全消。

一看信末所署日期,和她发信是同一天:鲁迅是接到信后就连夜写这封

长信的。她深为感动。

感动之余,许广平立即写第二封信。首先她要问的是“广平兄”三

字的含义。她写道:“先生吾师,原谅我太愚小了!我值得而且敢配当

‘兄’吗?不!不!……绝无此勇气而且更无此斗胆当吾师先生的‘兄’

的。先生之意何居?”我们似乎隐约可见这位26岁的大学生的受宠若惊

的惶恐,但她仍然写了一封很长的信,对教育现状、学校情形和人生道

路提出种种看法和疑问。

鲁迅仍然很快就复了信,对她提出的种种问题作了深刻的阐述,但

信的开头却是对于“广平兄”称呼的解答。他说:“旧日或近来所认识

的朋友,旧同学而至今还在来往的,直接听讲的学生,写信的时候我都

称‘兄’。其余较为生疏、较需客气的,就称先生,老爷,太太,少爷,

小姐,大人……之类。”

鲁迅说过:他们的《两地书》中“既没有死呀活呀的热情,也没有

花呀月呀的佳句”。但他们在开始时,就是那么的不生疏,那么的不需

客气,那么的无间。……

就这样,师友之间发展到完全的了解和相互爱慕,归根是鲁迅先生的光辉思想和高尚的品格吸引了一个追求光明和真理的女青年。从许广平给鲁迅写第一封信之日起,已一个月了。一个月中,她给鲁迅写了6封信。鲁迅几乎是每接一信当天即复。当年北京城内一封信的邮递是三天,写信又得找空余时间或晚上,可见一月内6封信已是很高的密度。何况鲁迅每周去上课一次,许广平坐在第一排,必然见面。

许广平希望老师“无时地界限”地加以诱导,鲁迅并不表示拒绝。

她决定上他的家去。第一次去,她邀同学林卓凤同行。这就是鲁迅日记1925年4月12日所记:“下午小峰、衣萍来,许广平、林卓凤来。”

往日想像中十分神秘的先生的工作室,原来如此!它与“满天星斗”的衣裤一样,是那么简朴和寒酸,但又有文化氛围,体现着先生的追求和爱好。北窗外是小园,她们去看了,那里种着花木,养着鸡;墙外的两株树,大概就是鲁迅在《秋野》中写的“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鲁迅给她们泡了茶,又从那多层的书架上拿出一个灰漆的多角形的铁盒子,给每人一块沙琪玛。女学生第一次来,并不太拘束,谈了一阵学校里的人和事,就告辞了。她们还要赶回学校吃晚饭。

从“广平兄”的称呼到信中的“智力测验”,使师生间的感情不断贴近。或许,老师正是有意或无意地给学生的生活增加她提出的“甜味”。

鲁迅与许广平的爱情故事由用户“123oeizuro5lp2”分享发布 ( www.177liuxue.cn )编辑整理,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