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订阅本站
一起去留学教育资讯 → 忆我的老师张福林 散文 作者 李印海

忆我的老师张福林 散文 作者 李印海

由用户“123oeizuro5lp2”分享发布 发布时间:2010-04-14 9:12:37

这是一篇关于李印海,作家忆我的老师,作家亿我的老师的散文的文章。忆我的老师张福林(作者:李印海) 转帖时雨老师的博文 由时雨老师主编的《爱在天地间》(上、下

忆我的老师张福林(作者:李印海)

转帖时雨老师的博文

由时雨老师主编的《爱在天地间》(上、下卷)一书,已被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书中的下集散文卷收录了我的散文《感悟多彩的世界》。为此,我要感谢《爱在天地间》的主编时雨老师!并祝贺《爱在天地间》一书被中国文学馆收藏!

图为《爱在天地间》一书的主编时雨老师。

很荣幸,中国现代文学馆去年便收藏了我与友人倾尽心力主编的5.12地震诗文集《爱在天地间》(上册:诗词歌赋卷;下册:散文随笔卷;该書去年曾榮獲北京文化出版社2009年春季圖書展『優秀圖書獎』)。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吧,我才又对这里多了一份别样的情感!

时雨老师的实名,吕建华。

转帖几幅李人毅老师的国画作品

李人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

张福林老师是在1977年的早春时节,接替徐海燕老师继任我们高中班的班主任的。

对于张福林老师,其实我早在几年前就听说过他有关自学成才的一些事情,他的到来让我既感到惊喜同时又有几分神秘。

那时,张福林老师大约三十几岁的年龄,高高瘦瘦的样子,衣着并不讲究,但穿得干净利落,给人以精干、有力和坚强的感觉。他不像一些老师带有明显的矜持,这让我们在他面前很放松,有时他就像我们的大朋友。此前他在我所就读的那所中学任初中班的班主任,自他来到我们班作为班任老师后,让我感受最深的是老师的授课非常认真、严谨,他对学生讲课的耐心让所有同学感动不已,他时常将过去一些还存在着含糊不清的基础加以弥补,直到弄懂为止,他不仅数学讲得好,文学、哲学等也讲得十分透彻,虽然不是他担当的科目,但他经常主动向我们传授,这让全班同学十分感动。

张老师出身贫寒,自幼就失去父亲。据说是在“土改”时期死于非命,那年家乡正在轰轰烈烈地开展土地改革,一些种粮大户被土改工作队根据当时的政彻划分为地主或富农,当时在开展土改运动时,是要依靠当地一些贫苦出身的进步青年来一起完成这项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社会变革的艰巨任务的,张老师的父亲就是被群众推举参与土改工作的进步青年。听我父亲、母亲说过,东村和北村在土改时就相继发生过地主被穷苦百姓打死的实例,可在张老师父亲居住的那个小村的地主并没有发生被打死或遭到政府镇压的事情,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参与土改的进步青年,老师的父亲却离奇地死于非命。

老师的父亲是在一个初夏的清晨被发现死在井里的,井台边还有一些血迹,这些血迹上面被人撒上一层草木灰。者不难看出,老师的父亲是被他人害死的,谁会在自杀前还会将遗留在井台边的体血掩埋一下在跳下去呢?既然是被他人所害,那绝不是一个凶手,起码在两人以上,否则,是很难对付一个身强力壮的青年的,那么,井台边的那滩被人掩埋的鲜血一定是在与凶手进行殊死搏斗时弄破了鼻血造成的。老师父亲的惨死,发生在如火如荼的土改期间,遗憾的是,面对这起疑虑重重的命案,土改工作队并没有做出相应的追查,因此,一个年轻的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带着对新中国美好的憧憬,对妻子、还在襁褓中的儿子的无限爱恋离开了人世。

我当时得知这一事件的时候,让我感到强烈的震撼,泪水不知不觉地模糊了我的双眼。那是1972年的早春时节,那天中午放学后,我和同学来到公社供销社东山墙上,看到一伙人正围在在一起看大字报,大字报一共写了十几张,撰稿人就是张福林老师,字迹娟秀、洒脱、优美,那时我还不曾与张福林老师谋面,但有种见字如见人的感觉。我长久地伫立在大字报前脑海中不断闪现出老师父亲被害时的惨痛情景;是什么样不可饶恕的冤仇会让一个乡村进步青年走到生命的尽头?是什么样的矛盾造成如此的结果?一个年少的学生的悲悯之心尚且如此,作为那位早已逝去的老人的儿子心情更是不言而喻的。

数十年来,老师是怎样在无数次的心痛中走到今天的,他迫切需要政府部门有一个说法,可是在那样一个动荡的、人人都处在危机四伏的年代,谁会理会发生在二十几年前的一桩命案呢?也许老人在土改工作中得罪了村中的一些人,如果因此而死,应该算作烈士,可他没有任何结论和说法。我无法从张老师父亲的死因界定一个理由,我们不能解释,张老师更不能解释,但只有一个理由可以推断,那就是:他父亲确确实实参与了土改时期的农村各个阶层的阶级划分、财产的划分。

大字报里老师的言辞是激烈又尖锐的,当我们的国家在进入短暂的新民主主义的阶段,向着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过度时期出现这样那样的矛盾是难免的。虽然我国早在1980年撤消了在土改时期给带上的地主、富农的帽子已有三十年,但并不证明阶级就此消亡,这不奇怪,因为我们是在阶级的社会里生存着的,你所从事的工作和所得无一不在见证着你所处的阶层。也许在数十年甚至数百年后阶级在这个地球上消失了,那一天就是我们人类最理想、最崇高、最和谐的美好社会;有人说它就是共产主义社会,它虽然遥不可及,但它确实是我们人人向往的理想社会。

老师通晓哲学,通晓历史,通晓自然科学。然而,这一切都是他勤奋刻苦自学的结果,由于家境贫寒,他小学未毕业就辍学参加农业生产劳动,他渴望学习,渴望学习科学文化知识,乡村的繁重劳动没有磨灭他求知的欲望,初中、高中、大学的所有课程他都自学完成。当时在自学初中数学的时候,遇到了麻烦,他不懂得代数里的“a、b、c、d、e、f、g”等字母的发音,他就用音乐音符“1、2、3、4、5、6、7”来代替,他对数学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对于数学,在常人看来是极其乏味的,可他却如鱼得水,在数学王国里畅游,老师把他所学的知识倾尽全力传授给我们。

自我高中毕业后,我就离开了小村在外闯荡,后来我听弟弟说他又到另外一个乡中学任教,有他带出的学生升入县一中的学生较其他中学之首。有一年秋天,我意外地见到了张老师,他带着一大群孩子来市里看电影,我们已有十几年没有见面了,彼此都很高兴,得知他在几年前才结婚,师母为他生下两个孩子,老大是女孩,老二是个男孩,已近四十岁的人才成家,这是我们所有同学都十分期待的大喜事,得知他已调到市郊的一个小村任校长。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长谈,就匆匆地告别了。

由于老师在数学方面的多年研究成就,他的这些研究成果被北京的科研机构看好,随即调至北京工作。如今,老师已是年逾六旬多的老人了,可他在我的心目中永远都是那样年轻,那样朝气蓬勃,那样充满感召力,老师的思想人格,老师传授给我们的知识让我受益终生。

忆我的老师张福林 散文 作者 李印海由用户“123oeizuro5lp2”分享发布 ( www.177liuxue.cn )编辑整理,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