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订阅本站
一起去留学教育资讯 → 精英大学必须采取寄宿制

精英大学必须采取寄宿制

由用户“123oeizuro5lp2”分享发布 发布时间:2010-04-12 5:09:41

还记得“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运动吗?这一口号喊了一时,一些名牌大学捞了一大笔钱,把建一流大学变成了建一流大楼。于是,清华前校长梅贻琦的名言一下走红:“大学,大学,非大楼之谓也,乃大师之谓也。” 把梅贻琦的话拿来批判……

还记得“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运动吗?这一口号喊了一时,一些名牌大学捞了一大笔钱,把建一流大学变成了建一流大楼。于是,清华前校长梅贻琦的名言一下走红:“大学,大学,非大楼之谓也,乃大师之谓也。”

把梅贻琦的话拿来批判现在的大学,固然很好。但是这话本身,并没有点出什么是大学精神(薛大爷认为大学精神不在是否有大师,而是。。。看后文)。毕竟,大学是西 方文化传统中的产物,至少已经有800年的历史。梅贻琦先生讲这话时,中国才刚刚开始学习西方的大学制度,在理解上自然不够深刻。我们把这句几十年前的话 奉为至理名言,多少也说明了当今中国知识界的思想贫困

我一向抨击“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运动,认为那是一些人寻租的口号,无非是想骗纳税人钱而已。如今这一 运动不了了之,“一流大学”也没有人提了,特别是当年口号喊得最凶的人,居然一点声音也没有。不过,虽然中国现在不具备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条件,对什 么是“世界一流大学”,则必须有深刻的理解才行。古人云“取乎其上,得乎其中”,我们即使是办二、三流大学,也必须知道一流大学的范本是什么样的。更不用 说,如今没有条件,以后也许就有条件了。现在应该为未来作准备。举个例子,大学固然不是大楼,但现代大学还是要有大楼的。一流大学的大楼应该以什么准则建 造?我们现在的校园建设,怎样为日后一流大学的生成提供一些硬件结构?这些问题还是不能不问的。

大学当然要有大师。但光有大师,并成不了大学。关键还要看这些大师和学生之间、大师彼此之间、学生彼此 之间是什么关系。这也是本文要讲的主题:看看世界一流大学,绝大部分都采取了寄宿学院制。( 建一流大学的其中一个条件就是建立寄宿学院,这能保证师生间,生生间,老师间的互动,交流 ) 最近美国高等教育界,更是掀起一股寄宿学院热,连二、三流的大 学,也开始兴建自己的寄宿学院。可惜,“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喊了这么久,中国大陆竟没有一家大学建设寄宿学院。甚至现在大家连寄宿学院是什么东西也不明 白。

所谓寄宿学院,就是把学生的学业和生活合一的共同体,是校中之校。比如,哈佛和耶鲁,都各有12个寄宿 学院,只不过哈佛叫house,耶鲁叫college。哈佛另有第十三个house,供非寄宿的学生或研究生使用。普林斯顿则有5个学院,最近又建了第六 个。牛津的学生分属39个学院,剑桥则有13个学院。这些学院,一般是几个宿舍建筑组成的封闭或半封闭型的庭院,需要凭证件出入,除了宿舍外还有自己的图 书馆、教室、咨询室、餐厅、公共休息厅、计算机房、演艺厅等等设施,并有院长、教授的公寓、办公室。总之是自成一体。一个学院300多到500人,师生同 住,形成一个有机的学术共同体。( 寄宿学院是一个独立的小社会,由宿舍楼(学生与老师混住),图书馆,教室,餐厅,办公楼等紧密结合在一起的综合建筑群落,一个大学就按不同学院划分为多个这样的建筑群)

这种体制,和我们的大学生宿舍有本质的不同。中国大学的学生宿舍,是建立在教学与生活分离的基础之上 的。学生去教室上课、去图书馆借书,属于教育活动。宿舍除了给学生提供休息的场所(其实主要就是一张床和卫生间而已)外,基本没有其他功能。寄宿学院则不 同。寄宿学院的基本概念是:大学是一个社会,一个学术共同体。大学的生活不能被教室和宿舍所分隔,不能把课堂教学和课外活动分开。比如在晚间,寄宿学院里 的活动异常丰富。同学可以举行各种讨论会和社团活动。住在学院的院长,也经常举行“院长茶会”,请社会名流和学生座谈。作为一个高度整合的社会或学术共同 体,寄宿学院把学生的专业和社会阶层全给超越了。比如,一个关于贫困和社会公平问题的公开讨论,需要来自各种专业、各个阶层的学生用自己特殊的知识和经历 来丰富别人的见识。这样,课堂所学的东西就成了活的,一个学科的东西会受到来自其他学科的挑战。

( 而美国的寄宿学院制,由于其宿舍与教学区紧凑结合的建筑布局,使得教学能够融入到学生的课后生活 ,即便是晚上,学生依然通过讨论,研讨会,座谈会等形式在主动地学习,探讨国事社会热点。这是其第一个优点,第二个优点,就是教授可以介入学生的生活,传道解惑,给予学生学术,人生,社会热点等各方面的指导和建议,使学生不致迷失方向) 。而中国呢?则是中间隔着大马路,把教学区与生活区一道两断,教学与课后生活完全隔离 ;这样一隔开,学生的课余生活基本上脱离了教学。上完课就没人管了,课后例如晚间,学生完全可以放任自流,自觉的就去图书馆,不自觉的就在宿舍在街上混了 )

现在我们就能回答什么是大学的问题。大学不是大楼,也不是大师,而是一个小社会,一个学术共同体,甚至 是一个教育的乌托邦。上大学仅去大师的课上听讲是不够的,闭门只读圣贤书也是不够的,而必须作为共同体的成员,彼此之间不停地交流、互动,自我管理,促进 自己的人格发育和知识的成长。教授不过是这个共同体内的资深成员,学生则是后辈,大家“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但在本质上是平等的。而寄宿学院制度, 则是实现这一共同体的最好手段。

战后的美国,因为冷战竞争的需要,大学规模急剧扩张,并越来越注重研究。在许多地方,研究院的发展挤压 了本科学院,喧宾夺主。大学教授忙于研究出版,忽视了本科生教学。另外,自由派的教育理论主导校园,过分强调学生的自由,教授不再介入学生的生活,仿佛一 个大学只要有一流的研究人员,即所谓大师,学生就可以利用自己充分的自由接受有效的教育。结果,自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大学校园的学习和生活质量普遍下 降。教授在几百人的大讲厅授课,根本不认识自己的学生。许多学生根本不去上课,教授也毫无察觉。校园里有各种商业机构,经营出售课堂笔记,甚至代写学期论 文,帮助学生不读书而混个好成绩。

到了90年代,美国高等教育界开始对这一研究性倾向进行反省,意识到过度的专业化使大学迷失了其培养 “完整的人”的目标,大学规模的庞大使师生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学生得不到有效的指导和监督。与此同时,美国还有一批坚持以教学为中心、以培养完整的人为 目标的小型本科生学院。这些一度被宣布为在研究性大学的时代将灭绝的袖珍性学校,在此时反而显示了其制度上的优越。怎样在庞大的校园中创造出这种袖珍型本 科生学院的教学环境,就成了各大学追求的目标。于是,一些超大型的大学,也纷纷兴办本科生学院,建立校中之校,以三五百人的规模创立小的学术共同体。

在1920年代,当哈佛的学生人数增加到了3500人时,哈佛的校长 abbottlawrencelowell就认为这样的规模太大,伤害了校园的社会凝聚力,创造了使共同体成员之间彼此隔离的破坏性的形式。他的解决办 法,就是创建一个分权式的寄宿学院系统。后来在耶鲁校友edwardharkness的慷慨捐助下,哈佛和耶鲁都建起了英国式的寄宿系统。事实证明,这种 家庭式的、把每个学生都当成特殊的个人的寄宿式教育制度,比那种庞大的、把学生当成流水线上的产品大规模生产的研究性大学,要优越得多,更有助于学生的全 面发展。在这一小学术共同体无时无刻的参与,也更能培养学生作为一个负责的公民投身于公共事务的品德。(因为晚间各种讨论辩论,座谈会等等常常是就社会问题进行探讨,养成了学生关注社会的习惯,逐渐培养了他们承担社会责任,关心国家民生的意识 )即使在纯粹的学业上,寄宿式的教育也有效得多。我曾 在middleburycollege参加了一个9周的日文暑期班,整个课程就是模仿师生共居的寄宿制度。大家一同上课不说,还和老师一同吃饭、一同游 玩、讨论,一天24小时全天候地讲日文,短短9周,竟把大学一年的日文强化课程给学完。

在21世纪,世界一流大学将被寄宿学院制所主宰。中国的大学要跨入世界一流的行列,最快也要有百年的功 夫。不过,我们从现在起,就应该以一流大学的哲学来办高等教育。这就包括在现在的校园建筑中,体现寄宿学院的原则。(通过寄宿学院这样的建筑格局的建立来改变中国的教育,这是中国大学要建立世界一流大学要做的) 到哈佛、耶鲁、普林斯顿、牛津、剑桥去 看看就明白,校园的中心基本都是寄宿学院。没有一个像样的大学,会为了招揽国际学者来开会而在校园中心地带建立一个五星酒店,相反,像康奈尔等大学新建的 寄宿学院,则被学生形容为舒适得“像个饭店”。中国要想有一流的高等教育,就必须回到以本科生为中心的原则上来,遵循在西方已有了七八百年传统的寄宿学院 的制度。也只有这样,中国的大学生才能适应21世纪的竞争。

精英大学必须采取寄宿制由用户“123oeizuro5lp2”分享发布 ( www.177liuxue.cn )编辑整理,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