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订阅本站
一起去留学教育资讯 → 北京小学内 将立她的雕像

北京小学内 将立她的雕像

由用户“123oeizuro5lp2”分享发布 发布时间:2010-04-04

69岁的陈老终于放心地离开北京小学领导的岗位。 虽然退了下来,但陈老却并没有真正离开学校,作为名誉校长的她隔三差五就要回趟学校,每逢学校有重大决策,她都要参与进去。 对陈老来说,北京小学也是她的孩子,一直不能让她真正放下心的孩子……

1986年,获北京市普教系统先进工作者称号,获国家教委“人民教师”奖章、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

2009年12月1日下午2时30分,在宣武医院因病去世,享年84岁。

她属牛,也像牛。

在同事们眼中,她是“拓荒牛”,领导们说她是“功勋牛”,学生们说她是“孺子牛”,家人心疼地说她是“老黄牛”。

在她84载的生命中,有60年是与一所学校紧密相连的,对于老校长陈玉华来说,北京小学是她一生的牵绊。

2009年12月19日,没有任何形式的组织和召集,千余人因同一个名字聚集在八宝山,他们心中永远的“陈老太”走了。

校长卧室陈设未动

“白天上班时还好,晚上一回家就会想母亲。”在电话中,陈援朝轻缓地诉说着对母亲的思念。

年过五旬的陈援朝是家中的独子。时间已经过去了4个月,但他仍未从母亲离世的悲痛中解脱出来。

陈校长的外甥女史女士代替表哥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陈玉华的家就在北京小学后面一栋有着20年历史的老楼里。

2007年,家里进行装修,选择了陈校长喜欢的中式风格。

玄关的尽头,一张高1.5米的巨幅照片悬挂在墙上,这是陈校长在2006年过生日时拍摄的。

照片中的她梳着60年未变的齐耳短发,穿着紫红棉袄,一如往常地微笑着。

在史女士的引领下,记者来到陈校长的卧室,这里的一桌一椅都没有挪动过。两张床上的床单铺得平平整整,没有一丝褶皱。

老人在世时,由于腿脚不便,家里特意请了看护,这让原本就不宽裕的屋子显得有些拥挤。

而现在,老人走了,再也不需要请看护,家里反倒冷清了很多。

史女士告诉记者,直到现在,陈援朝每晚还会进屋打扫,仿佛母亲从未离开过。

在母亲刚刚离世时,陈援朝曾到母亲房内整理遗物,当打开衣柜时,他仿佛回到了上世纪60年代,里面放满了那个年代标志性的的确良上衣、中式棉裙。

在他的记忆中,母亲从未买过时髦的衣物,而最贵重的一件衣服就是母亲遗照上穿的那件紫红棉袄。

这是她寿宴时,儿媳送她的生日礼物,也是陈校长辞世前最后穿过的衣服。

为了缓解对母亲的思念,陈援朝每天都会早早地去上班,晚上天黑了才回来,因为只要一踏进家门,他就会习惯性地到母亲的房里,但却再也看不到母亲慈祥的微笑。

上课教书下课种菜

从北京师范大学地理系毕业后,时年24岁的陈玉华来到了正在筹建中的北京小学。当年,大学生当小学老师,被认为是件大材小用的事,但她完全服从了组织分配。

那时刚刚来京的一些领导的孩子中,很多人已经十七八岁了还没有正式上学。陈玉华提出成立速成班,并承担了班主任的工作。

上课教孩子学拼音字母歌,下课带着他们种菜施肥,就连洗衣服的生活小事也由她代劳了。

“那时的生活就像在天堂一般。”很多当年被陈老带过的学生都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为恢复北京小学四处奔波

1981年9月,北京市决定恢复北京小学,上级安排56岁的陈老重回校园。此时的北京小学到处破败不堪,除了残旧的教学楼和水泥篮球场外,别无他物,就连曾经的宿舍楼也成了旅馆。

旅馆每月都会交纳一笔可观的租用费,这笔钱关系着很多教职工的个人利益。但为了恢复北京小学,陈老跑遍了各个部门,挨个向老师做工作,终于要回了这栋宿舍楼。

平整路面、粉刷教室、建图书馆……在复校工作中,陈玉华四处奔波。

北京小学成了市重点学校,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优秀教师,1994年,69岁的陈老终于放心地离开北京小学领导的岗位。

虽然退了下来,但陈老却并没有真正离开学校,作为名誉校长的她隔三差五就要回趟学校,每逢学校有重大决策,她都要参与进去。

对陈老来说,北京小学也是她的孩子,一直不能让她真正放下心的孩子。

如今的北京小学,在广场和校史馆里,还悬挂着陈老的照片。在师生们看来,她在用另一种方式关注着自己的孩子们。

“学校里的人就没有没受过她恩惠和帮助的。”拨弄着鼠标,北京小学曾经的书记陈则云看着电脑里老校长的照片说,当年很多老师的住房问题都是陈校长解决的。

学校出报纸纪念老校长

2009年6月18日,陈老坐着轮椅参加了北京小学六十周年校庆活动。这也是她最后一次回到北京小学。

陈则云清楚地记得,老校长当天竟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面对老师们的问候,她还笑着回答“好”。

6个月后,陈老永远地闭上了眼睛。现在北京小学的桃李园已经建成,师生们准备在这里为陈老立一座铜像。只有这样,他们才觉得完整。

老校长辞世后,北京小学的网站主页上开辟了专门悼念她的专栏,同时出版了一张对开页的纪念报纸。

本报特摘录其中一二,在清明节即将来临之际,与读者一同缅怀这位伟大的人民教师。文并摄/记者冯祎

师生悼念文章摘录

陈校长:还记得——1961年在我师范毕业的那一年,是您用北京小学的解放牌大卡车把我接到了北小。自此我来到了您的身边。我是多么幸运!

不曾忘——从我工作一开始,您就为我安排了特级教师做我的师傅,专门培养我,栽培我,我是多么荣幸!

还记得——在我刚刚工作半年时,您就敢于让我接替您所教的毕业班教学工作。这样的信任、重用,让我深受感动,又深受鼓舞!

一个时代离我们而去了,那就是北京小学的陈玉华时代!

1961年9月1日,我们一群天真烂漫的孩童,在开学典礼的大操场上,第一次领略了您的风采:干练的短发,笔挺的西装,端庄而秀丽,那正是您风华正茂的年代啊!

以后每年的开学典礼、运动会的升旗仪式,春游前大操场的集合出发,我们都能一睹您的风采,您的身影就这样永远地定格在我们的记忆中,至今回忆起来依然是那样清晰可见!

她的脸上有皱纹了,她的背佝偻了,她眼花了……人都得老,都得离开人世,她知道这一切吗?

我知道她知道这一切,否则,她不会在北京小学建校六十周年的那天从轮椅上站起来,站在我们中间,站在那群如花似玉我的小师弟小师妹中间!

北京小学内 将立她的雕像由用户“123oeizuro5lp2”分享发布 ( www.177liuxue.cn )编辑整理,转载请保留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