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订阅本站
一起去留学法国留学生活 → 法国布雷斯特的中国女人

法国布雷斯特的中国女人

www.177liuxue.cn 来源:内蒙古电视台 发布时间:2005-12-6

这是一篇关于brest 法国 消费,中国女人在澳洲,布雷斯特brest卖布的文章。盟军对布雷斯特做出佯攻姿态,把整个城市夷为平地。现在看到的布雷斯特是二战胜利后,美国帮助重建的,一个全新的城市。所以布雷斯特人常常对来宾感叹:“布雷斯特

布雷斯特(brest)是法国最西部的一个港口城市,濒临大西洋,人口不多,只有15万人,但地理位置却非常重要,被法国人称为“土地的尽头”。第二次大战后期,为掩护盟军的诺曼底登陆,盟军对布雷斯特做出佯攻姿态,把整个城市夷为平地。现在看到的布雷斯特是二战胜利后,美国帮助重建的,一个全新的城市。所以布雷斯特人常常对来宾感叹:“布雷斯特原来也是个有历史、有文化的美丽城市。”

由于布雷斯特港是法国重要的海军基地,长期以来不对外开放,也许还因为这个地方地理位置偏僻,在这里居住的外国人不多,特别是华人更是屈指可数。但就是在这个偏僻的遥远的城市,也涌动着一股中国文化热潮。而推动这股热潮的,说来你可能不相信,是3个名不见经传的来自中国不同地区的女人。她们或组织协会、或创办学校,不遗余力宣传中国和中国文化。我不能说,布雷斯特人了解中国文化是从这3个女人开始的,但我敢说,正是有了这3个女人,布雷斯特人对中国、中国文化的兴趣越来越浓。这三个女人的名字是苏韧屏、朱秀琴、戴捷,她们分别来自南宁、台湾和北京

侠骨柔肠苏韧屏

11月14日,记者来到位于布雷斯特市中心的,法语叫做“布雷斯特人学校”的布雷斯特太极功夫学校。据介绍,这里原是个废弃的仓库,被现在的主人买下后,改建而成。近400平方米的练功厅里,布置的颇富中国民族文化气息。大厅内只见有近20位法国人正跟一位娇小玲珑的女教练练习48式杨式太极拳,大家一招一式练得十分认真,动作规范,看上去颇有些功底,练了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一问果然,班上的学生少的也已经练了三四年了。而这个女教练正是苏韧屏。

今年22岁的米盖尔·索比加已经跟随苏韧屏练了五六年了,他告诉记者,在苏韧屏到来之前,布雷斯特人对武术的了解仅仅局限于电影上。此言非虚。

苏韧屏是1995年来到布雷斯特的,1996年开始设班传授太极拳,算来已经快10年了。从只认识自己法国丈夫一个人,到现在拥有了一座学校,每年注册有220多名学生,她走过了一条不平凡的路。

苏韧屏来法国是源于她的法国男友,而认识她的法国男友是因为武术的机缘。

今年37岁的苏韧屏出生于广西南宁市的体育之家,父亲是著名的体操教练,母亲原是广西武术队的队员,退役后成为著名的武术教练,两人都为国家输送了不少优秀运动员。苏韧屏的母亲还因此被评上全国劳模。苏韧屏从小随母习武,与武术结下了不解之缘。1985年,顺利通过高考考入体育界最高学府——北京体育大学武术系。

苏韧屏在大学的同学,不是全国冠军,就是世界冠军,这给了苏韧屏以压力和动力。她除了在校修专业课,也在民间拜师学艺,使自己的技艺精巧和拙朴相交融,特别是她深深爱上了太极拳这一古老的拳艺,能沉下心来琢磨这个拳种,对一个20多岁,爱说爱笑,爱唱爱跳的女孩子,非常不容易,但苏韧屏却能做到,这为她在异国拓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大学毕业后,苏韧屏被分配到北京广播学院做体育教师,业余时间,苏韧屏就去北京的使馆区给外国人教授太极拳。就在那儿,苏韧屏认识了来自法国的小伙子让·保尔。

让·保尔生于法国西部布列塔尼地区的布雷斯特市,是典型的布列东人。布列东是法国西部的一个少数民族,以性格倔强、坚强、待人友善著称。让·保尔的父母是因袭农民,就是我们称为庄园主的,生性喜好修桥补路,待人诚恳大方,在当地善名广传。让·保尔身上承袭了父母友善、热情的性格,也有着坚忍不拔的毅力。为代替服兵役,让·保尔选择了做义工。于是在1993年1月他来到了中国北京,在由法国大使馆主办的一所学校教法语。让·保尔曾经练过布列东摔跤,落下个腰肌损伤。有朋友告诉他打太极拳可以帮助他恢复,他于是就找人去学习,他的老师便是苏韧屏。经过一段时间的“亲密接触”,两人互生情愫,遂定终身。1994年底两人在中国完婚。1995年,让·保尔完成了在中国的工作,两人一起回到了布雷斯特。

那时候在这里传播武术的只有日本的空手道馆,而对中国武术人们一点也不了解。但有许多人知道“功夫”一词。刚开始,苏韧屏就和空手道馆主联合,在他那里开了一个太极拳班,开始报名者甚众,可不几天就剩不下几个人了。她心里很纳闷:是自己技术不行吗?到巴黎等其它城市看看,有许多人在教武术,可是他们的技术实在不敢恭维,可是学者不少,每次都有三四十人。这是为什么呢?她细心观察,原来是自己的教学方法不对。自己的东西好,光自卖自夸不行,要找到让别人接受的方式才行。她报名到这些人的学习班学习,很多老师对她说:“你练得这样好了,可以做我的老师了,为什么还要我这里学习?”

正是因为这样,她逐渐了解了法国人的习性,法国人是怎样认识武术的,他们希望从这里得到什么。法国人喜欢寻根求源,凡事要说出个所以然来。经过了三四年的磨合,她的学生逐渐多起来,并且是一学起来就不走了。很多人一直跟随她学习到今天。

人多了,苏韧屏就想办个真正的武校,可是法国却有规定,必须有法国文凭,或者法国承认的外国文凭才能办学校。苏韧屏打听到,在法国,体育文凭中他们承认中国的排球和武术文凭。她获得的就是最有影响力的北京体育大学的武术专业文凭,应该是没问题的。于是她把自己的文凭按规定寄到有关部门,等待他们给转成法国对应文凭。

3年过去了,这个部门给来个通知说,你的文凭是“武术”,可是你教的主要是太极拳,太极拳和武术不是一个范畴,你得找别的部门。这让苏韧屏哭笑不得。这是法国最高管理中国武术教学的机构,竟然连这种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懂,不知道武术是个总称,而太极拳只是一个门派而已。但是现在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他们帮她把材料转到了法国一个管理气功太极拳的协会。而这个协会很快有了答复:你的文凭是“武术”,而不是“太极拳”,我们不能给你转。要教太极拳,来考我们的文凭。

事实上有许多国内来的优秀武术教练都遇到了这个问题,很多人或对法国颁发的这种文凭不屑一顾,放弃了这个职业;有的干脆只做业余教练,自己不开学校;也有的由于语言等问题,放弃了争取这个权利的机会。而苏韧屏却虚心地报名参加了他们的考试,拿到了这块敲门砖。

有了资格,还要有个地方才能办学。1999年,经过挑选,苏韧屏看中了这个废弃的仓库,其中有两个近200平方米的大厅,很适合练习武术,而且交通方便,也有地方停车。但是自己财力有限,她便和空手道馆主商量一块买下来,他也很愿意。可是临到签合同时,他因为财力问题又放弃了。苏韧屏一时不知所措。让·保尔仅仅是个小学老师,她自己更没有多少钱,一个人要买这样大的地方太难了。最后两人决定贷款把地方买下来。

买房掏空了所有的积蓄,而要把一座仓库改成一个可练武的学校还有太多的工作要做。都说法国人懒散,可让·保尔表现出惊人的毅力和勤奋,他们俩,还有让·保尔的家人和他们的学生、朋友,像燕子衔泥一般,把他们的业余时间全部用在了改建学校上。经过大半年的努力,在2001年9月,他们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学校,布雷斯特也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中国武术学校。法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西部法国》报报道了学校成立开学的消息。

布雷斯特太极功夫学校的门口墙上,还写着另一个中文名字:“孙悟空学校”。记者问其来历,原来当初还没学校的时候,苏韧屏是以协会的形式教授武术的。当时,协会起个什么名字呢?她的两个宝贝儿子都喜欢《西游记》的“齐天大圣”孙悟空的形象,所以她干脆把协会的名字就叫“孙悟空”了,为了和协会相一致,后来他们也把武校的名字也改为“孙悟空学校”了。

“事实上,悟空一词和太极拳的原理是相通的,”苏韧屏对记者说,“太极拳叫人放松、入静,不执着于物,达到内心空灵,才能由静生动,练形化气,这也就是个悟空的过程。”原来还有这般深奥的道理。苏韧屏说,现在学生们已经由学拳发展到对中国古典哲学发生浓厚的兴趣了。

现在,学校除了教授各式太极拳外,也教授长拳等多种徒手和器械套路,还开设了中国画和书法班。他们还不定期的从巴黎各大学邀请汉学家来给大家讲授中国哲学等,苏韧屏说她想把学校办成不仅仅是个武校,而且是个教人向善的学校。

对于学校的成绩,记者在法国武术杂志《龙》上看到这样一段法国记者评述2005年法国武术锦标赛的感受:“在比赛现场,记者看了诸多表演都感觉很平常,可是与众不同的是来自遥远西部布雷斯特的几位选手,让人眼前一亮,他们的表演不同凡响,让人真正体味到了中国武术的味道。”在这次比赛中,学校的选手共获3枚金牌和一枚银牌。

兰心慧质朱秀琴

在布雷斯特的圣·皮埃尔区的社区活动中心,有十几位中老年法国人正一笔一划用毛笔写大仿,有几人已经很有样了。旁边老师不断指点,而这个教不懂汉语的法国人书法的就是朱秀琴。

朱秀琴比苏韧屏更早来布雷斯特,也是爱情的机缘。朱秀琴出生于中国台湾一个军人家庭,可是父亲却酷爱文化,所以从小就让她学书法、茶道、民族舞蹈等富有民族特色的东西,父亲的意思就是让她记住自己文化的根。后来她考入台湾艺术大学,专攻民族舞蹈。毕业后成立了一个自己的舞蹈团。1990年初,她卖掉了舞蹈团来法国学习,她希望给自己一年的时间好好思考如何将中国传统舞蹈与西方现代舞蹈相结合而走出新路。

朱秀琴来法后就在普瓦捷一所舞蹈学校注册,一边学法语一边学舞蹈。不久,她就在学校里开设了中国民族舞蹈课。因此一年下来,她没有走成,而是又继续呆了一年。就在她准备好回台湾时,一段爱情奇遇降临了,一个叫迪迪埃·苏侯的法国青年工程师闯到了她的生活里。

1992年夏天,是朱秀琴要呆在法国的最后一个暑假了,她在一家中餐馆收银。那是一个周末,餐馆里人很多。跑堂的都忙不过来,老板看一个像是英国人的青年进门,因为朱秀琴英语好,就让她去招呼。他们一直是用英语交谈。等付钱时,小伙子告诉她,她来自布雷斯特,希望和她交个朋友,并把自己的姓名和联系电话写在了那张付款单上。她随口答应着,把纸条往口袋一塞,转身就忘了。可是当餐馆打烊出来,朱秀琴在门口又碰上了那个青年和她打招呼。原来他就住在餐馆对面的一家旅馆。

这次她知道了他叫迪迪埃,是去波尔多参加兄弟的婚礼回来在这里住一宿。迪迪埃说,他没来过普瓦捷,能不能带他参观一下这个地方。正好周日她没事,便答应了。

迪迪埃是法国道达尔石油公司的工程师,在布雷斯特工作。回来后,他就对朱秀琴展开了电话攻势,并且还专门跑到台湾去学习汉语,终于把她给感动,1992年底,朱秀琴嫁到了布雷斯特。

做了布雷斯特人,孩子也渐渐长成,朱秀琴开始琢磨工作的事了。她觉得自己的专业不能丢,就在这里联系教授中国民族舞蹈。中国舞蹈传神的动作,艳丽的服饰都颇具吸引力,一开班果然很受女青少年的喜爱。

在生活中,她结识了苏韧屏和从北京来的戴捷,三人情同姐妹。为了方便教学,1996年她们三个和当地一个图书馆馆员伊莎拜尔一起成立了布雷斯特第一个专门介绍中国文化的协会“墨园”,为当地人教授汉语、书法和茶道等,另外她在一些社区活动中心教授舞蹈。

由于学习舞蹈的人越来越多,2003年,她又成立了自己的协会“兰花指”协会,现在每年注册她的舞蹈班有80多人。

从去年开始,每年6月,朱秀琴都要在市中心的体育馆举行中国民族舞蹈汇演,每次都有二三百人购票前去观看,这足以说明当地人对中国舞蹈的热爱。

记者采访时,朱秀琴正在和学生们训练,准备在12月份进行一次表演。学员中大的有40多岁的,小的仅十多岁,随着中国音乐,每个人都练得一丝不苟。这是一段由中国传统武术化来的新编舞蹈,表现一种天人合一的境界,看上去,她们都像很有心得的样子。一个学员说,跳这种舞蹈,能让人得到升华。看来,她们确实领悟到了舞蹈的精华。

有趣的中国女人现象

戴捷来布雷斯特最早,是1989年。当时她的丈夫李洪武应聘到布雷斯特工程师学校当教师,她就随迁来。在这里待了10多年,许多人都熟知“李夫人”这个名字,她主要是在几个学校教授汉语和中国文明,同时组织协会向法国人宣传中国文化,也做过一个学校的中国留学生的助教。

据一位留学生讲,戴捷在学校做工作说简单也不简单,就是帮助中国留学生处理日常事务,沟通中西习俗,这是非常费力不讨好的事情。由于东西方生活习俗等各方面都有差异,比如法国人要求厕所和客厅一样干净,但好多中国学生就不这样认为,觉得厕所就是垃圾站;中国菜做来味大,法国人就提意见,偏偏有人喜欢做菜时开着门;有的人学法国人养狗,但他们住的是集体公寓,不准狗在走廊里大小便,但学生们却不知怎么办,往往弄得连电梯里都臭气熏天,弄得看楼的老太太非常不高兴,老是打电话找校长,校长就找戴捷,戴捷就须一遍一遍到他们那里去说。有的人听了,可也有的人不但不听,还背后指人脊梁骨骂“假洋鬼子”呢。不过,戴捷总算了解自己人的某些习性,不往心里去。不然,还不气出个肿瘤来。当然,她在学校里最重要的工作是帮留学生翻译各种各样的材料。法国这方面的事特别多,去银行开账户、租房子、买保险、办居留、申请住房补助、纳税等等,那时那些刚来的留学生,在国内正儿八经学过法语的没几个,如果没人帮助还真不行。有好多早来的学生交过不少冤枉钱,吃过很多哑巴亏。有了戴捷,这方面的关系才算理顺了。

戴捷1961年出生在上海,长在北京。父亲生前在外交部工作,母亲是个中学教师。她毕业于北京农业学院的农业经济系,可她最喜欢的是文学。1986年她自费留学来到了法国后,就改学了文学,果真就派上用场了。

可惜记者到布雷斯特采访时,她因为工作关系已经举家迁往南特去了。她现在在南特一所大学教中文,业余做些翻译工作。不过她和两姐妹当初创立的“墨园”协会,一直活跃着。

法国布雷斯特的中国女人由一起去留学 ( www.177liuxue.cn )编辑整理,转载请保留出处